嚯嚯嚯霍霍

感谢关注丨杂食生物

画中仙




金家小少爷早起一睁开眼就闹脾气,蹬腿揉眼哼哼唧唧,不穿衣服不刷牙吵着要喝旺仔牛奶。

保姆阿姨没办法,喊二少爷过来看他。

二少爷有钱人,是大佬,穿个白衬衫,手腕上百达翡丽是低调的黑色皮带,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走进来也不急,坐在弟弟床边眼神温柔地看他。

“钟仁又不听话了?早上不刷牙不可以喝旺仔的。”

小少爷委屈巴巴擦眼泪,坐在床上小腿叉开又扑腾,漆黑的瞳仁水汪汪,可怜死了。

“钟仁做噩梦!梦里有个小胖子说,早上醒来不喝旺仔就会变成笨熊熊!”小少爷说的委屈,哽咽着打哭嗝,“钟仁不想变成笨熊熊!”

“哎呀,”二少爷伸出手摸摸弟弟的头发,“那个小胖子才是笨熊熊,我们钟仁聪明的很,不会笨的。”

小少爷抽泣着,认真地瞪圆眼睛,“真,真的吗!钟仁,是聪明的乖熊熊吗!”

“是是是,来,钟仁乖,先穿衣服起床刷牙洗脸,早餐有芝士蛋挞给你吃。”

听到芝士蛋挞,小少爷这才开心起来,急忙从床上蹦下来,宣告食物拥有主权,“蛋挞,是钟仁的!!”




今天钟仁的幼稚园有画画课,钟仁酷爱画画,每次画的东西都好看,小大人似的,最爱用水彩,画出来最漂亮的幼稚园画作。

钟仁想着今天画什么,脑海里突然浮现梦中吓唬他的小胖子,打了个哆嗦,有点忿忿然,摆好画具铺开纸,抬手就画了个大大的圆。

画好圆之后,又在圆里面画了两个小的圆。

阿,是头和圆眼睛呗。

钟仁想,要画个笨笨的小胖子,随手一下,画了个爱心的嘴巴,又画了小小的肩膀和短短的腿。

很笨了吧。小少爷得意地想,戳了戳画纸上小胖子的脸颊,涂一点粉粉的脸蛋鼓鼓。

老师走过来看他,忍不住开口:“呀,钟仁画的小朋友好可爱呀!”

“他不可爱!”钟仁有点急,一跺脚,指着自己的鼻子,“钟仁才可爱!!”



放学金二少爷来接他,他揣着自己的画作,背着小书包蹦蹦哒哒上了车,自己乖乖爬到后座的儿童座椅上去,扣好安全带,小书包放在一边,呼一口气,举着画纸伸到副驾驶座给三哥看。

三哥脾气也好,钟仁没事就爱玩他嘴角,两根肉肉的小手指头挑着他哥的嘴角能戳一下午。

“喔!”三哥很给面子地惊奇着,“钟仁画的真好!”

“哼。”钟仁扬了扬头,“钟仁画画幼稚园第一棒!”





睡觉之前钟仁把他的画交给二哥,叫他找个框框放进去挂在墙上。

“没有问题,明天就给你办到。”

二哥摸摸钟仁的脑袋瓜,给他塞了塞被子,道了晚安就走出去。

钟仁安安心心闭上了眼睛,开始想明早有几个芝士蛋挞可以吃,幼稚园院子里的草莓什么时候才能熟,他们每年都可以摘到草莓吃,老师和小朋友们一起种出来的草莓,又红又甜……


“金钟仁!”

钟仁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叫他。

“金钟仁你给我起来!”

钟仁终于揉揉眼睛,坐起来。

诶?

天亮了?

钟仁坐在幼稚园后院的摇摇椅上,身边就是草莓园,面前站着一个……

钟仁瞪大了眼睛。

“怎么又是你这个小胖子!”

“你说谁小胖子!”

面前的小少年有点急,手里拿着一张画纸,“哇金钟仁你太可恶了!我不就跟你开个玩笑你就把我画这么矮!”

钟仁也急:“你才是笨!我不是!!”

“我逗你玩哦小朋友!”小少年跺着脚,圆脸蛋气鼓鼓,黑眉毛竖起来,瞳仁黑又亮,是最漂亮的葡萄宝石,嘴巴红红翘翘,像好吃的小樱桃。

好可爱。

钟仁心里小声说了一句,绞着手指头低着头,委屈的,“可是不丑哦……”

“阿,”小少年泄了气望天,一屁股坐在地上,胡噜头毛,“好吧,跟你小朋友没有好说的,……唉我本来蛮高的呢。”

钟仁好奇,凑过去,“你几年级了?你叫什么?你几岁啦?你家在哪里呀?”

小少年看他一眼,“我可不是你们人类世界的小朋友,我是见习小神仙,专门陪你们这样淘气的小孩子在梦里玩,免得你们梦里又孤单。我叫都暻秀。”

“阿?”钟仁似懂非懂,“那你从哪里来呀?”

“我们本来在你们梦里没有具体的样子的,所以你会觉得我是胖胖的一团,但是你想给我一个具体的样子也可以,”小少年沮丧地甩了甩手里的画纸,“就这个啦,你画的。”

“那……那你还陪我玩吗?”

“当然啦,”小少年有点无奈,“这个,是我们的职责嘛。”

“那,”钟仁急急地拉住他的手,“那你明天会陪我去幼稚园吗?”

小少年愣了愣,抬手摸摸他的头,“我,是你梦里的小神仙,不能和你去幼稚园的哦。”

钟仁不懂,“那你就从梦里出来!”

“你想我出来?”

“嗯!嗯嗯嗯!!”钟仁用力点头,眼神希冀,巴巴盯着他。

沉默了一会儿,小少年笑了笑,“也不是不可以啦,等你长大懂事了,我就去找你。”

“你就来做我的好朋友吗?”

“嗯。”小少年点头,“你要先长大,才可以哦。”



钟仁就好像忽然长大了似的。

早上起来很积极地穿衣服洗脸刷牙了,也有乖乖吃饭,本来不爱喝的牛奶可以一口气喝掉一大杯。家里的三个哥哥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俊勉,”大哥戳戳二少爷,“钟仁做错事了?”

“没有阿,”二少爷也很困惑,“我倒是……做错事了。”

大哥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干嘛了?公司的财务报表出错了?”

“不是不是,”二少爷摇摇头,“钟仁的画,不见了,我本来要给他找个相框放起来的,可是就放了一晚,就莫名其妙不见了。”

大哥笑他,“那你就等着小祖宗哭天喊地吧。”





钟仁打那天开始再也没有梦到过那个小少年,画作丢了他也哭了两天,最后意识到真的找不到了才放弃寻找,但是小小的孩子不知道什么是心灰意冷,固执的脾性反而让他更加相信小少年是出来找他了,于是开始做什么都非常认真又努力,好好成为一个懂事的长大的孩子。

小少爷忽然变成乖乖宝,主动跟哥哥要求学了舞蹈和美术,上了小学也好好念书不贪玩,始终是老师手心里的宝贝,成绩好,性格好,又多才多艺,小学毕业就上了市里最好的初中,后来中考之后又毅然决然,走了艺考路,考了一所他一直都喜欢的美术高中。

这个时候的钟仁已经不是小不点点一个,而是一个个头超过三个哥哥,一米八几的大男孩,再加上从小学舞蹈,身板就很直,比例又超棒,站在哥哥面前的时候哥哥们都自豪起来。

“不要害怕阿钟仁,去了那里之后有人欺负你就给大哥打电话,大哥立刻冲过去帮你打架。”

“钱不够的话尽管跟哥说,哥哥也会每个月按时给你打钱的。”

“钟仁,要注意身体知道吗,不要生病,第一次离开家去上学,哥哥已经很担心了,记得每周打电话回来。”

金钟仁笑,挠挠头发,拥抱三个陪他长大的哥哥,瞳仁一如儿时那样的乌黑闪亮,“不要担心我,我已经长大了。”





新学期报道,学校里面人超多,钟仁把行李拖在手边,排队等着拿宿舍门卡,心情很好,四下里看来看去,行李箱啪地碾了别人的脚。

“阿对不起对不起,你还好吗?”

急急忙忙丢了行李箱的杆,去扶弯下腰去的同学,目光触及他圆圆的后脑勺总觉得有种熟悉感。

“……阿,”那人低着头,声音低沉可是好听,“我没事。”

金钟仁有点担忧,低头去看他的表情,却听他又继续说,“这么多年不见,你果然还是个笨熊。”

说罢,那人抬起头来,在金钟仁惊愕的目光中笑开一张哈特嘴巴。

“你这些年,有没有每天早上起来好好喝旺仔牛奶阿?”



光也只照你一个人了,花也都只为你一个盛开了,温暖的风抱了你,把你的身影拉扯开,让我看到的,就是最好看的你。

这些年,有没有好好睡觉呀,有没有好好吃饭呀,生了几次病呢,打针的时候还有哭过吗,有没有听大人的话,和老师吵过嘴吗,最重要的是————

你有想我了吗。


评论(8)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