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嚯嚯霍霍

感谢关注丨杂食丨拖延癌晚期

桃子汽水

坐火车无聊  撸个没羞没臊的日常

-------------------------//////--------------------------

夏天的天气总是晴空万里的,天上飘着软绵绵的棉花糖白云朵,扯来扯去不知道是谁在天上抢着吃呢,风热起来就可怕的要灼伤皮肤,变凉了也能吹着舒服,吹的你脖子痒痒,眯着眼睛像个餍足的大胖猫。

都暻秀整个小人瘫在软乎乎的懒人沙发上,光着两只小脚丫叉着腿,端着冰凉的苏打汽水长长地吸一口,咕嘟一下咽下去,打一个响亮又满足的嗝,嘴唇翘翘的红嫩嫩的,小下巴缩着,脸蛋白里透红,睫毛软软的,垂着让人想吹,刘海长出来了,趴趴着贴在脑门上,下面剪成齐齐的一圈,好像个黑亮的西瓜皮扣在头顶,是个可爱死了的小朋友。

朴灿烈在厨房里哼着歌切西瓜,切两块就自己塞一个边边在嘴里,但是三角形的角都在果盘里码好放整齐,最后摆出来一盘冒着凉气儿的西瓜三角块,厨房阳光透进来就闪着亮晶晶的光,看起来清凉解渴又非常甜了。

“暻秀暻秀暻秀秀秀秀!!”

朴灿烈捧着果盘咧着嘴笑的是在邀功,眼睛只顾着看西瓜忘了看脚下,大拖鞋没跟上脚步被他一个趔趄落在了后面,朴委屈大狗狗撇着嘴看了它一眼,索性把另一只也丢下,光着脚丫子啪叽啪叽只想快点走到他的桃子小可爱身边请赏。

都暻秀是又偷穿了朴灿烈的大T恤了吧,长长的宽松的盖住圆溜溜的小屁股,腿又直又白的露在外面,领口是有点大了,斜着露出一段小肩膀来,也是白白嫩嫩的看起来十分可口了。

朴灿烈把果盘放在茶几上,顺手摸了一把小朋友的大腿,然后拿了空调遥控器把温度调高一些,一下就扑在都暻秀身边,懒人沙发软软地陷下去,都暻秀身边一沉,骨碌一下就滚在了朴灿烈身上,朴灿烈长手一伸把人捞在怀里,把果盘勾过来叉起一个三角西瓜块。

“阿——”

“......嗯——”

都暻秀咬下西瓜,吭哧吭哧嚼,空调风凉凉地吹过来,他就顺势往人形肉垫朴灿烈怀里一缩。

“今天我们做点什么呢?”

朴灿烈一边专心喂家养小朋友吃着西瓜,一边又敞开了低音炮嘟嘟囔囔。

“好热阿——哪里都不想去,今天又在家荒废一天好了。”

小朋友声音有点沙沙的,可是又乖乖地撒着娇,拉着长音讲话,小胳膊抱着朴灿烈,怎么能这样温顺可爱仿佛一只小动物的。

“在家也要找点事情做嘛。”

朴灿烈自己也咬一块西瓜,超甜,就着甜滋滋的西瓜味道在嘴巴里没有消散,扭过头去就讨啵啵。

都暻秀好心情地赏了他一个湿哒哒的啵啵,两个人都甜唧唧凉飕飕的了。

“嗯...那不然看电影?家庭影院买回来只看过两次的说。”

“不要,”都暻秀干脆地拒绝,“眼睛会累。”

“那我教你打游戏?”

“哎呀眼睛会累!”

都暻秀抬起小拳头给了朴灿烈一下,然后犯了错误的小手就被朴趴趴的大手捉起来关在掌心了。

“那我们还能干什么?就睡觉吗?我们不然吃点东西?你吃不吃小龙虾?”

都暻秀的眼睛立刻发光,攥着小拳头:“我想吃小龙虾!!我要就着冰凉的小啤酒吃好辣好辣的小龙虾!!”

“好好好,”朴灿烈拍拍小懒虫宝贝疙瘩的头毛,伸手去拿电话叫外卖。

“可是我们哪里都不去只在家吃吃吃会不会太容易发胖阿?”

“不会阿,”都暻秀专心致志玩消消乐,“我无论如何怎么吃都不会胖的啦。”

“...嗷,”朴狗狗默默摸了摸自己肚皮上九九归一的腹肌,有点惨。






小桃子只能用清凉甘甜的露水给他喝阿,怎么能喝太多小啤酒。

都暻秀盘腿坐在地板上,两只手抱着一个啤酒罐,坐的笔直对着朴灿烈打了一个长长的酒嗝,眼皮都耷拉着了,脸蛋红扑扑更像只熟透了的桃子。

“小啤酒!敲好嚯!”

朴灿烈有点忧心忡忡,他家小朋友超爱喝小啤酒,但是每次都是这样一杯倒,还要傻里傻气可爱地犯酒痴,在家还好,这要是出去了可怎么办,在外面就不方便把他藏起来了阿。

“颤捏~!嚯!”

小朋友酷酷地把啤酒罐往前一推,啪的一下啤酒溅出来糊了朴灿烈一脸。朴灿烈闭闭眼,都暻秀笑出哈特嘴巴的小脸突然垮下来,啤酒罐一撂,眼珠立马变得湿漉漉。

“你不爱我了!!”

“......”

对这个情况见过八百遍的朴惨惨表示无所畏惧了。

“那我怎么爱你才对啦?”

都暻秀鼓着腮帮子,转转眼珠想鬼主意:“我要吃!酸奶!蓝莓味的!冰箱第一层左数第二个!才吃!”

“好的。”

应付自如的朴惨惨马上按照他说的取了酸奶过来。

都暻秀拿着小勺子挖着酸奶,磨磨牙点点头:“原谅你了。”

说完迅速吃干净酸奶,仰起脖子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我困了我现在要睡觉——”

朴灿烈马上摇着尾巴张开双手把他楼进怀里,托着他肉肉的小屁股,做了一棵负责任的大树让树袋熊四肢缠上来。

“好了好了睡觉去啦。”




夏天的夜晚,夜空中总是会有星星的,像一大块翻糖蛋糕上面撒了金粉粉,都是好吃的小糖果。

有点蠢蠢的犯酒痴的小朋友睡下了,攥着手睡姿也老实不了,朴灿烈侧躺在他身边不敢动,就静静地看着他,然后蜜一样的想法就从心底泛上来。

阿,就是太幸福了吧。

都暻秀打着轻轻的鼾,梦里好像有人欺负他了似的扭了扭肩膀,哼哼唧唧的。

朴灿烈赶紧低头亲亲他的小脑门。

“别怕呀小桃子,我在呢。”

就会一夜好眠了吧。






end

评论(14)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