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嚯嚯霍霍

感谢关注丨想写什么写什么丨我开心就好

酸奶冻芝士【灿嘟】

夏天来了吧?要谈恋爱  就要吃冻芝士呀

------------------------------------------------------------------

春末夏初的时节,猝不及防下了一场雨,上午还是艳阳高照的天气下午眨眼就变成昏黄的天空配小风,吹在身上凉飕飕,让人感觉潮唧唧的不舒服。

都暻秀下了课出教学楼的时候手里抱了一本书,穿一身黑衣服可是个子又不太高,是严肃又可爱,抬眼看了看雨也不大,就缩着手走了出去,心里想着反正教学楼距离公寓楼也就两条街,总不会就在这两条街的功夫下大了吧。

结果过了一条街不到,都暻秀就仿佛感受到了老天爷针对性的恶意,啪啪打脸清脆作响。

雨点子噼里啪啦打下来,都暻秀郁闷地把课本顶在头上沿着路边疾步往回走,但是雨势莫名其妙很快变更大,他最后不得不狼狈地随手推开一家店的店门走了进去。

“啊打扰了,”都暻秀站在门口的垫子上顾不得抬头,扶着门伸着腿蹭了蹭鞋底,把湿淋淋的课本也丢在了垫子上,“外面雨太大了,我就...”

“学长?”

诶?

都暻秀扭头看向声音来源,缩着手勾着脚,是个一脸茫然的小动物样子。

嘛,这个破天气,这家店空荡荡超冷清了。

红头发的男生一下从吧台后面跳出来,超兴奋的样子好像见到主人晃尾巴的红毛大狗狗,oversize的连帽卫衣和露出膝盖的破洞裤,长腿一伸就是八米二的架势,偏偏又笑的满脸开心咧着一口白牙,眼尾扬着,眼睛又bulingbuling,散发着软绵绵的热情气焰。

都暻秀盯着他看了三秒钟。

“......啊,”吸气,“是你。”

是上周跟他表白过的画社学弟朴灿烈没错了。

朴灿烈显而易见的超开心,扭着手指头看着他。

都暻秀这才正面对着他,有一丝丝的尴尬。

“啊对你快进来坐!”

朴灿烈一边说着一边赶紧让开了身子示意都暻秀进来。

都暻秀连忙摆手:“不我只是躲一下雨等下就走了...”

然而朴灿烈已经没在听他说话,拉着他进去坐在沙发上,开了头顶的小灯,噔噔噔走去吧台里面接了热水给他放过来说了一句“等我一下”又噔噔噔走开去了里间,整个人仿佛顶着棉花糖踩着风火轮,恨不得翻着跟头走路的样子。

都暻秀耳边暂时清净了一下,里间静悄悄的,他咬着吸管喝柠檬水,抬眼看这里的环境。

独立的小店,屋顶稍微高了一些,墙上是色彩温暖的涂鸦,每个单独的长桌上方都有一只网格球形灯,灯光柔软的照下来,刚好是坐在桌子两边的人都不觉得暗也不会因为太亮而尴尬的程度。

“这是你的店吗?”

都暻秀想了想还是觉得聊一下天比较好。

“不是的,我在这边兼职,今天刚好店长不在,我负责看店的。”

朴灿烈的声音雀跃着从里间传出来,都暻秀自己点了点头,呆了一下想到点头他并不能看到,“哦”了一声继续咬着吸管四下张望。

风格很有年轻人的活力了,但是一点都不乱糟糟,颜色都很舒服的样子,他这才清楚这是间咖啡甜点屋,吧台后面的小黑板上用可爱的字体写了各种产品名称和标价,下面有一把椅子,椅子上...

嗯?

都暻秀眯着眼睛伸着脖子看过去。

椅子上,卧着一只大猫咪啊。

朴灿烈好像在里面打开了什么机器,低声的嗡嗡响传了出来,然后红毛朴灿烈掀开帘子端了个盘子走出来,满脸还是洋溢着兴奋的光芒,只不过不是噔噔噔了,而是放慢脚步走过来,把盘子往都暻秀面前一放。

“看,学长,我上午新做的,酸奶冻芝士。”

朴灿烈说着,握着手抿了下肉嘟嘟的嘴唇,大眼睛里写满了期待。

“你先吃,我还给你做了草莓奶昔。”

都暻秀看着他有点羞赧又急于讨好的样子,心里软趴趴陷下去一块,蓦地就想要伸手揉他的卷卷红毛,脑内一个红毛大头后面拖着一串小心心冒了出来,噗噗两下,都暻秀给那串小心心点亮了两颗,好感度+2。

表面还是很沉静的都暻秀点了点头,露出一个哈特笑容,“谢谢。”

“我去看看奶昔好了没有!”

朴灿烈心情upup,蹦了一下又回去里间。

都暻秀看盘子里的冻芝士,圆圆的一整个被细心地切开成几个三角块,能看见芝士层跟饼干碎的分隔线,整整齐齐的,看起来就很好吃了。

都暻秀拿起有着镂空企鹅装饰的甜品勺,切了一小块放进嘴里,果然吃起来更好吃。

噗的一下,又点亮了一颗小心心。

朴灿烈就端着两只奶昔杯出来了,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自己在对面坐了下来,手臂规规矩矩像上课的小学生一样叠在桌面上了,还是眼睛bulingbuling地看都暻秀,嘴上还要乖乖介绍着,“这,这个,我今天上午刚买的草莓,洗洗干净了,放了好几颗又大又红的进去,我自己做的诶,你快点尝尝。”

说着,膝盖在桌下晃了晃,抿嘴笑的一边脸颊上冒了个浅浅的小酒窝,伸手轻轻把杯子往前推了推,杯子里粉白的奶昔里有嫩红的草莓果肉,新鲜可口的样子,跟面前这个有点小骄傲的红毛学弟一样,滋滋冒着香喷喷的甜美气息。

嗨呀,明明都是这么高个子的大孩子了,还是像个学了雷锋做了好事的红领巾小朋友一样。

都暻秀喝了奶昔,吃了冻芝士,自然就夸他。

“嗯,好吃,嗯,好喝。”

都暻秀咽下嘴里的东西,白嫩嫩的手指尖指了指吧台那边,“那个猫也是你店长的?”

“啊那个,不是的。”

朴灿烈蹭地站起来,长腿跨几步就走过去,伸手把睡得懵逼的大猫咪捞起来夹在胳膊下面走回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大猫咪好像醒过来了,抬爪子就拍他。

“他是我的猫,他叫蠢蠢。”

说出猫咪名字的时候,大手一只垫在猫咪身下,一只在搔猫的下巴,眼睛垂下去看它,睫毛忽闪两下,嘴唇要嘟嘟着才会念出蠢蠢的名字。

都暻秀脑袋要崩线,噗噗噗的好几下,小心心都点亮了,他就觉得,完蛋了。脑内的红毛大头抱着他的脑仁吧唧亲了两口,脑仁尖叫啊啊啊他好可爱我的学弟太可爱了。

呸。

都暻秀自己跟自己在脑内抢人。

他是我的学弟。

直接可爱的炸掉我好了吧。

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外面的雨也没有那么大了,都暻秀跟朴灿烈坐着相对两无言,两脸愣逼,一个是太开心不知道说什么好,一个是因为发掘了喜欢自己的学弟的新技能而有点忐忑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个,”都暻秀搓了搓手,“谢谢,这会儿雨不大了,你有没有雨伞?我就先回公寓了。”

“啊?”朴灿烈眨巴一下眼睛,有点小失望,但是还是乖乖站起来,“有雨伞的,我去给你拿。”

想了想,又补充一句,“黑色的,没关系。”

都暻秀想笑,弯着眼睛扯扯自己的袖口,“好的,那就谢谢了。”


朴灿烈取了雨伞递给他,又去里间把一开始默默拿进去烘干的课本拿给他,有一点不情不愿的,手有一半缩在袖子里,软绵绵的好像脾气温和的狗狗舍不得主人出门一样的气息哗地散发出来。

都暻秀终于不克制自己,一脚踹开脑内跟他抢红毛大头的小人,转身抬起胳膊,虽然有点费力的,但是成功摸到了窥伺许久的卷卷头发,果然也是跟想象中一样的蓬松又柔软,摸上去心都要化成水。

朴灿烈下意识地矮了矮身子,喜笑颜开地让他摸。

“那我就先回去啦,谢谢你的冻芝士和草莓奶昔,都很棒,蠢蠢也很可爱,”都暻秀顿了顿,眨了眨眼,“还有你也是。”

“啊?”

突然被喜欢的人夸奖了,朴灿烈反应过来,宛若怀春少女一样扒拉着脸蛋,在心里翻着跟头打着滚叫喊自己是不是拯救了银河系。

都暻秀拉开门,又回过头来,带着笑又无比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

“然后,你上周说的,唔,在一起之类的话,我大概要考虑一下了。”






END

评论(12)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