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嚯嚯霍霍

感谢关注丨想写什么写什么丨我开心就好

失重【灿嘟】

生造病理系列

-------------------------------------------------------

        是热热闹闹的街头。

  却并不是一般的街头。

  

  街灯并不亮起来,反而有些低迷地昏睡着,甚至昏昏然泛出一点糜烂了的味道。窄窄的街道两边是一间挨着一间中间不留丝毫空隙的各式各样的洗头房和小酒吧之类,店面门口是招摇万分的女孩男孩,一个个都化着厚厚的妆,极尽所能地对着来往的人们露出笑脸,音言魅惑,想把自己快点推销给这些来夜晚找乐的客人。

  

  

  男人头上扣着鸭舌帽,轻车熟路推开一间gay吧的门,嘈杂的欢笑声传出来,然后随着他进门后“啪”地关门声瞬间消失。

  

  “Jeffery呢?”

  慵懒如同上好红酒般低醇的语调在一名侍者耳边缓缓响开,周围的声响盖过他声音原本特有的质感,这时听来只是令人觉得无法抗拒这个声音提出的一切要求。

  侍者看着这个拉住他手臂的男人,帽檐在他脸上投下一片阴影,酒吧里变幻的灯光浮影让人看不真切他的面孔。

  “您是...?”

  男人咧嘴笑开,收回手放进口袋里,“难道现在除了我还有别人找他?”

  侍者愣了一秒钟的样子,忽地想起前些日子经理的嘱咐:

  “以后Jeffery不算在出台的MB里面了,他被人包了,以后有人找他就说他已经走了。”

  脑海中浮现经理有点不耐烦的对那个“包养者”的形容——“好像叫Chanyeol,不算太高,老是挡着脸也不知道长什么样子,但是很有钱就是了....妈的真是让人烦躁,这么有钱要包养出去金屋藏娇不就好了非要占着我一间vip....”

  侍者小心打量了一下这位客人。

  个子很高,很谨慎地藏着自己的面貌长相,双手插着口袋,整个人身上莫名散发出一种让人不想靠近的气场。

  于是谨慎开口:“您是...Chanyeol先生?”

  那人有点不耐烦:“不然呢?”

  侍者连忙欠了欠身子:“抱歉,您跟我来。”

  

  

  

  

  “哟呵住的还不错嘛。”男人关上门就去拉上了窗帘,一边仿佛自言自语一样的说着话一边摘下帽子伸手撩了一下头发。

  纵使是看过很多次这人好看的脸孔了,在这个瞬间,坐在床边的红发少年还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男人微微抬着下颌望向Jeffery,桃花眼性感的一塌糊涂。

  “因为你出的钱足够我住这样的房间啊。”少年的嗓音还带着些清朗的感觉,但却用上妖冶的语调,他眨着妆容浓重的眼睛站起来,手指绕着浴袍的带子,一双嫩白的脚踝在酒红羊绒地毯的映衬下显得更加诱人。

  男人几乎是没有犹豫地大步上前一把扯掉了那根碍事的带子,手臂狠狠圈住少年细弱的腰肢,将人按在床上就开始大肆蹂躏。少年一声惊呼过后就咯咯笑起来,纵情享受这欢愉无限的夜晚与没有尽头的淫糜。

  

  

  ......

  

  

  都暻秀又是花了好大功夫才叫开朴灿烈的家门。

  然后看着刚起床就来开门的穿着大裤衩一脸茫然的大型犬,无可救药地摇摇头,进门换了鞋,把买好的早餐放在餐桌上,回头就看见那个大型犬还站在身后傻乎乎的揉着一头乱毛。

  忍不住走过去抬手给了他一个脑瓜嘣,开口却是无奈又温柔的语气:“快点去洗漱啦,今天一天满满的行程够你受的。”

  朴灿烈呜咽着顺势抱住都暻秀,嘴里哼哼唧唧满是不情愿:“暻秀啊我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放假嘛,真的很想睡觉了,赶行程我又睡不好,很容易出错的....”

  都暻秀推开他,拍着他的屁股赶他去洗漱。

  “放假是公司安排下来的,你好好工作就好了,你昨晚是不是又通宵打游戏了?不是我说啊大明星,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稍微注意一下你的形象啊?外面可是一堆狗仔天天等着蹲你状态不好的样子去爆黑料呢!”

  灿烈叼着牙刷杵在浴室门口,大眼睛里面开始放光:“那我听说这部电影的宣传结束之后要给我安排一周的假期呢!!我们去哪里玩!”

  都暻秀笑了笑:“表现的好你想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刚刚出演了一部由某著名导演执导的电影之后,大明星朴灿烈在忙碌的宣传期知名度又提高了不少,加上他平时在大众视野里一向都是以热情有礼貌的好脾气先生形象出现的,所以一场场宣传路演节目之类的下来之后,他又为自己圈了一大票不分年龄不分区域的粉丝,有时候去便利店买点东西,都有四五十岁的居委会阿姨拉着他的手亲切的打招呼“哎呀这不是那个什么爬灿烈嘛!长得这小模样真是太标致了哇!你有没有女朋友哇小伙儿?你看阿姨家闺女怎么样?”,朴灿烈只能连忙制止她掏手机找照片的行为,立刻掏出手机装作接电话的样子,然后很抱歉地一边退出去一边对着话筒嚷嚷:“哦暻秀啊!你说什么?好的你稍等我这就过去!!”

  

  ......简直不要太狼狈。

  

  

  都暻秀听说之后笑的倒在沙发上见牙不见眼,朴灿烈被他笑的急了,上手就去挠他的咯吱窝,然后两个人闹成一团,最后一齐倒在沙发上,额头抵着额头,都暻秀还在笑。

  朴灿烈又羞又恼,张嘴就去咬他的鼻子。

  “啊啊啊啊啊痛痛痛!”

  都暻秀瓮声瓮气叫起来,眼眶里也不知道是笑的还是疼的,蓄满了泪水。

  就是平息一下情绪的这个功夫,灿烈蹭蹭他的鼻头,就去亲他的嘴。

  两个人在狭窄的沙发上腿缠着腿,胳膊绕着腰,红着脸喘着粗气亲了半天,最后还是都暻秀先败下阵来,拍拍灿烈的后背示意他离开。

  灿烈看着他被自己亲的满脸通红不好意思的小媳妇样,又在他嘴角啄了一下:“都亲了多少次了你还脸红,更过分的事都做过了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

  都暻秀被他说得羞了,就要挣开他的禁锢,但是那人又紧了紧胳膊,在自己耳边喃喃低语:“暻秀啊,我们去趟游乐园吧,我很想坐过山车啦。”

  

  

  因为并不是节假日,两个忙里偷闲的人到达游乐场的时候,人也不多,稀稀拉拉的分布在各个设施面前。朴灿烈一心想着坐过山车的,所以到了之后就兴冲冲直奔过山车去了。买好票站在检票口,开心的直跺脚,拉着都暻秀的手小声嚷嚷:“啊啊啊啊啊暻秀啊我现在超级激动好像心快跳出来了!!!”

  都暻秀抬手把他压在帽子外面的一小绺头发整理了一下,也对着他笑:“你多大了真是,每次来都跟几百年没来过一样,小孩子似的。”

  朴灿烈皱了皱鼻子,开心到眼角都笑出了褶。

  

  

  扣好安全带之后,两个人对视一眼,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朴灿烈还抬起手在都暻秀的手背上亲了一下,故作深沉地说道:“别怕,有我。”

  都暻秀抿了抿嘴,被他这突然而来的深情羞红了脸,另一只手放在嘴边咬了咬,脸上的笑意却掩饰不住地荡漾开来。

  过山车缓缓启动的那一刹那,都暻秀把手又握的更紧了一些。

  “给了假期之后,我们出国去结个婚吧。”

  朴灿烈诧异地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眸底就是抑制不住的欣喜,嘴角上扬到露出牙齿的地步,高高举起两人紧牵着的那两只手,伴随着耳边越来越响的过山车轮子在轨道上行驶的声音,完全不顾身边还有一对小情侣,就那么大声喊了出来——

  “都暻秀!!我爱你!!我们结婚吧!!!!”

  

  最后一个字的尾音拖的很长,刚好到了第一个下坡的轨道,在冲下去的那个瞬间,那个发着“啊”的尾音顺势上扬,兴奋地大叫起来。

  都暻秀前额柔顺的黑色刘海被风吹起来,他扭头望着爱人好看的脸庞,过山车突然向下的时候心脏仿佛提了起来,反而完全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全都是好像飞在天上一般的轻飘飘的感受,他笑着,脑海里浮现出他们在一起的种种,就算过了这么久他也会在被亲吻地时候觉得害羞,因为对方可是自己最爱的人啊,是倾尽真心换来的,一刻也不想丢开的人,是愿意陪他坐每一次过山车的人,是想要一生都留在身边的人,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最干净最纯粹的人。

  他是朴灿烈,是他的爱人。

  

  

  

  一直到了游乐园门口,朴灿烈还在兴奋地蹦蹦跳跳手舞足蹈,手上明明握着冰激凌还去抢都暻秀手里那支,来往的人频频投来目光,但是也并没有考虑太多,以为是很好的朋友出来玩,便移开目光了,两个人也是毫无顾忌地打打闹闹,直到一个红头发的男孩叫住了他们。

  “朴先生!”

  男孩子生的白净,伸手大力对他们挥舞,并小步跑了过来。

  

  

  

  Jeffery看到朴灿烈的时候也是有点吃惊,刚想喊对方的英文名字,忽然想起他嘱咐的不许被外人知道这些,考虑到他是公众人物,也就没想太多答应了。

  但是还是喊住他,想要装作小粉丝的样子玩个恶作剧。

  朴灿烈看着叫住自己的漂亮小男生,莫名觉得有点不耐烦,胸口有什么一下一下撞击着心脏,很不舒服的感觉,下意识握紧了身边人的手,并且想把他往身后藏。

  小男生跑过来,一双大眼睛水灵灵闪着光。

  “灿烈先生可以帮我签个名吗?我是您忠实的粉丝哦!”

  朴灿烈微微皱着眉头,想要拒绝,都暻秀却从他身后探出身子:“灿烈捂的这么严实都被发现了吗?”

  Jeffery这才注意到两人牵起的手,心里涌上一点奇怪的念头,于是敞开了大大的微笑:“我和灿烈先生见过哦!而且从某个方面来说关系还不错呢!”

  

  

  

  一直到回到家,都暻秀都是有点不开心的。

  灿烈超级委屈地巴巴跟在他身后揪衣服角。

  “暻秀啊我发誓我真的不认识他嘛!我从来没见过他!而且你一直跟着我,我是那种随便勾搭小粉丝的人吗!!”

  都暻秀仔细想了想,好像确实不是。

  “那他怎么说那样的话?”

  灿烈急的要跳脚了:“我怎么知道!你知道好多小粉丝都很喜欢自己瞎想乱YY的我也没办法呀!!”

  都暻秀歪头盯了他几秒,看着他着急委屈眼泪汪汪的小模样,噗哧一下笑出来。

  “好啦,”都暻秀带着笑意轻轻白了他一眼,“相信你。”

  灿烈当即就伸手把都暻秀抱起来转了一圈,活像吃到糖的小孩子。放下都暻秀之后又捧着他的脸对着嘴巴用力亲了一口。

  “我就知道你最爱我了!”

  “嗯嗯,”都暻秀点点头,语气轻柔的像片羽毛,“那我就先回公司,明天记得早点起床啊,我来的时候必须给我乖乖坐在餐桌旁了。”
 
         朴灿烈对这样的说词很是受用,大型犬一般闭着眼睛大幅度点着头,又抱了抱爱人小小的身躯,末了在他柔软的额发上落下一吻:“那你早点来,我会好想你的。”

  

  

  

  

  Jeffery怎样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男人今天几乎是怒气冲冲闯进了房间,一来就大力把他摁在墙边,大手狠狠掐住他的脖子,手背甚至爆出青筋,一双桃花眼现时盛满了戾气,血丝几乎要冲出眼球。

  “谁叫你去找朴灿烈搭话的!!谁让你去接近他的!!!”

  少年的眼眶里蓄满了泪水,被他掐的喘不过气,脚都快要离开了地面。

  男人毫不留情地把他搡倒在地上,点燃一支烟吸了两口,少年还在拼命咳嗽着汲取着周围的空气,那人就扯住他的胳膊,燃着的烟一下子就摁了上去。

  “啊!!!!!!”

  少年发出痛苦的惨叫,因为疼痛而渗出的汗水打湿了额前的刘海,两片薄薄的嘴唇毫无血色地颤抖着,一双漂亮的眼睛里全然是惊恐万分的神色。

  “朴...朴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有气无力的质问,在朴灿烈听来是愈加厌恶的语气。

  “什么意思?”朴灿烈低沉的嗓音这时在少年听来不外乎来自地狱的声音那样的可怖。

  朴灿烈将手掌插入少年的发丝中,慢慢缠紧,然后猛地将手一提,少年又是一声惊呼,一张白嫩的脸庞就与他对视起来。

  “我是不是告诉你不要主动去找朴灿烈?”

  “你甚至还在那个人面前去跟朴灿烈搭话?”

  “你想死大可以直说,他不知道你的存在,我们三个人里面只有我知道,而我随时都可以弄死你。”

  少年呜咽着大声喊叫:“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不明白???”

  朴灿烈阴测测笑起来,怪异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地上的少年,然后松开禁锢着他的那只手,站起身来,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自己的胸口。

  “这里,”男人低着头语气忽然放的轻柔,“住着两个人。”

  “我爱他们。”

  “你想知道他们是谁吗?”

  朴灿烈轻声笑了笑,蹲下身扯过瑟缩着的少年的手腕,把他的手搭上自己的头。

  “一个,叫都暻秀,是我的爱人,”朴灿烈闭上眼睛,神情陶醉,“另一个,叫朴灿烈,是另一个我。” 

  少年的瞳孔猛地一缩。

  “....所以,”朴灿烈动作轻柔地将少年颤抖的身躯拥进怀里,嘴唇磨蹭着那细嫩的脖颈。

  “你现在明白了吗?都暻秀,不许靠近,朴灿烈,你也甭想打他的主意。”

  轻轻柔柔的低沉嗓音听的少年的头皮一阵阵发麻,朴灿烈舔了舔他的肩头,张嘴露出贝壳般光洁的牙齿,轻轻地,轻轻地咬了上去,力道缓缓加重,直到少年的身体颤抖的愈来愈厉害,嘴里也开始弥漫起一股血腥气息。

  朴灿烈放开怀里的少年,看着他紧闭的双眼和痛苦的深情,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开口:“没有办法,你是我买下来的,我无法接近那两个我深深爱着的人,就只能从你这里寻求寄托了。所以你也就只能见我。”

  

  

  少年低低的呜咽终于流过四肢百骸,汇聚成一条小的细流,在这个空旷的房间里慢慢放大开来。

  

  

  

  

  在这个世界上会有另一个你吗?

  你知道它的存在吗?

  

  没关系,它知道你的存在。

  

  从你出生就跟你在一起了,另一个你。它存活在你的身体里面,与你共享同一个躯壳,你不会遇见它,但它却是始终如一地爱着你,并且也会像你爱别人那样,爱着你爱的那个人。

  坐着过山车的时候你有没有轻微地恍惚一下呢?

  就是那轻轻的一下子,其实是它被那突然失重的快感惊醒了,然后很想与你一起分享这瞬间的喜悦,也想醒过来看看你身边人幸福的神情,还有那与你紧握的手掌。

  也不必不相信,去照照镜子,看看里面的你是不是跟你本人好像有点不一样呢。

  再试试对它笑吧。

  看——

  它也对你笑了呢。



//////////

继续搬旧文
  

评论(1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