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嚯嚯霍霍

感谢关注丨杂食生物

末日深渊【蛋白laybaek】

生造病理系列

------------------------------------------
  
  

  
  张艺兴觉得自己快要累死了。

  

  他看着眼前雾霾横行的天空,完全不知道前面的路上有什么,他能做的,只能是不停歇地向前跑,伸手想要拨开眼前的重重阻碍可是心里也清楚那样做并不会真的拨开什么。

  直到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伴随着手腕上一股巨大的拉扯力的到来在身边炸开,眼前的层层雾气忽然散开了许多,身边一辆出租车打着双闪,司机从车窗里探出上半身冲着他喊:

  “走路不看路赶着去投胎啊!这种天气撞死你算谁的!妈的晦气!!”

  张艺兴心底升起一股厌恶的情绪,但却并不想搭理他,只是扭头看向了身边拉住他的那个人。

  

  “闭嘴赶你的黄泉路去吧神经病!!”

  眼角下垂的青年人踮脚冲着那司机骂回去,然后又扯了扯他。

  “你怎么回事啊,我刚刚从超市出来就看见你跟不要命了似的往前跑。”

  张艺兴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把手抽出来。

  “边.....伯贤?”

  

  

  直到坐在这个公司新来的热情同事家的客厅里,手里被塞了一杯热水,张艺兴才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边伯贤救了他一命,然后以天气不好不放心他再继续独行为理由,邀请他来家里吃顿饭,然后他再送他回家。

  

  “我说,你是不是视力不太好?”边伯贤的声音混在刺啦刺啦的热油声里模糊不清地传了过来。

  “嗯”,他有点冷淡地回了一个单音节,抿着嘴角,手指不太自然地抠着手里陶瓷杯上浮起的花纹。

  那人却仿佛没听出他的敷衍,还是大声地继续说着,“那你出门也不戴眼镜!多不方便!真要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张艺兴这次没回话,扭头看了看那个人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

  

  热情,积极,向上,阳光。

  刚刚好,和他正相反。

  

  吃过饭,张艺兴点了一根烟,站在厨房开着窗户静静看外面变暗的天,远处一片红艳的云慢慢朝这边压过来,他眯了眯眼睛,发现云又不见了,口中的烟雾在舌头尖绕了一圈又被他吞下去。

  边伯贤站在他身后看他好看的手指,烟被他用食指跟中指的第一节指节夹住,手指偏瘦偏长,是很好看的样子,夹烟也好看的那种。他盯着他的手指出了会儿神,抬头看到他耸动的喉结。

  “你这样很伤肺的啊!”

  边伯贤伸手就夺下了他手里闪着火星的半根烟,有点生气地摁进洗碗槽里。

  张艺兴被他突然的举动搞得一愣,心里有个地方也跟着一滞。但是随后脱口而出的话语却是很不领情的语气,“关你什么事?”

  边伯贤也莫名其妙:“我为你的健康着想你怎么.....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我以前?”

  张艺兴这才正眼瞧着这位喜欢多管闲事的同事。

  一双下垂眼很无辜啊,眼神也清明透彻得很。

  “对啊,”边伯贤点头,“大学的时候,我喜欢你。”

  

  

  什么狗血烂剧情。

  

  边伯贤倒是坦然的很,坐在沙发上捧着刚刚张艺兴拿过的那个杯子小口小口的喝热水,“这没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我觉得。我那时候确实特别喜欢你,你那时候脾气好,跟谁说话都温温柔柔的,又有才,好多人都喜欢你。但是后来我听他们说你大病了一场,我就急急忙忙跑来你的公司想找你,结果你现在是这样的了。”

  说完,边伯贤好奇地看着张艺兴:“但是,我不知道你生什么病了,是眼睛的问题吗?”

  张艺兴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刚刚是问过自己视力的问题,想了想,摇了摇头。

  “不是”,指了指胸口,“这里的问题。”

  边伯贤吓了一跳,放下杯子就要来摸他的胸口,“心脏的问题吗?!”

  张艺兴挡开他:“不是,心理的问题。”

  “说是患了一种从未见过的疾病,但是他们也不告诉我是什么症状,他们也说不清什么症状,说要慢慢研究一下再说。其实我好像也能猜出来大概是某些焦躁症之类的吧毕竟你也看到了我突然.....”

  

  然后猛地抬头,眼前场景突然变得有些模糊起来,边伯贤看着他似笑非笑,慢慢站起身来端着陶瓷杯子把热水缓缓倒在他头上。

  “这就是你拒绝我的理由吗?那你怎么还不去死?”

  

  

  

  

  “没有特别具体的表现症状.....”地中海的医生查询着电脑里的资料,然后偏头问旁边下垂眼的青年,“他最近病情又加重了吗?”

  “对,”边伯贤有点痛苦地垂下头,“昨晚睡着觉突然惊醒,转头就掐着我的脖子问我是不是想杀了他。然后自己跑到厨房开始砸酒瓶,折腾到天亮才慢慢睡过去,我也就才空出时间来找您一趟....”

  边伯贤说完,换上哀求的语气:“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样才会好起来啊。请您一定要帮帮他啊医生。”

  

  

  走出医院大门之后,边伯贤还是处在一种很痛苦的状态。

  他和大学的学长张艺兴是在毕业后一年进了同一家公司的,因为是同校的缘故,两人自然就走得近一些,关系也亲密一些,但是当他们真的在一起之后,张艺兴突然就慢慢开始疏远他,渐渐还开始夜不归宿,大量饮酒吸烟,晚上越是睡不着越是要喝浓咖啡,整个人开始变得很奇怪,好像是每天都在做噩梦,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本来患有夜盲症的他却开始喜欢在晚上起床望着窗外发愣。

  这一切都让边伯贤感到害怕与绝望,尤其是在医生告诉他这是他们也不清楚的新病症之后,头疼更甚。

  

  

  

  心惊胆战地推开房门时,却意外地看见张艺兴安静地坐在床边晒太阳。

  听到开门声,张艺兴回过头来。

  

  眼睛里是温柔的光,嘴角露出了小酒窝。

  “伯贤,辛苦你了啊。”

  边伯贤几乎是疯了一样的扑了过去狠狠搂住这个大概有半年没见过的张艺兴。

  

  “但是伯贤啊,你看,”张艺兴拍拍边伯贤的后背,伸手指着外面晴朗的天空。

  

  ——“看见了吗?”

  

  张艺兴笑得更开了,抱紧了边伯贤,轻声说道:

  “世界末日,要来了哦。”

  

  

  那是成片成片的梦魇,是每个夜晚辗转难眠却又在噩梦中遇到你的不安,是大片大片暗红色的云朵从远处滚过来,雷声不大,就是慢慢填满你的耳朵,是那样的“轰隆隆”的轻响,听起来神秘压抑却又让我感到十分舒服惬意,我看到了那样浑浊的黄色雾霾,夹杂着人类与牲畜的尸体,被风吹起来,他们就在空中飞着,掉进我面前那个深不见底的沟壑,我听见他们嘶声呐喊着,他们大声叫着救命却没人能救得了他们,因为,这可是末日啊,是会掉进岩浆通红翻滚着的深渊的,末日啊。

  

  张艺兴靠在边伯贤的怀里,低声温柔诉说着。

  

  “我还看见了你,你向我招手,然后我们拥抱在一起,说我爱你,我们还亲吻彼此,说很多遥不可及的誓言。可是有个人跟我说,你呀,你不能喜欢他,喜欢上他,你会死的哦。我当然不信了,我说,你不能这样说我的伯贤,他才没有要害我的意思。那个人又说了,谁说他要害你啦,害死你的,是你自己呀。”

  

  张艺兴指着外面阳光大好的天空,像是给小孩讲故事的温柔语气在房间里回荡起来,“伯贤你看那里,太阳,太阳不见了,天呢?天呀,变成红色的啦...”

  “我做了好多梦,我梦见我们一起去游乐场啦,我们还坐了旋转木马,还吃了很多好吃的,我又梦见你说要和我去海边,结果我生病啦,海边没去成,在海景酒店躺了好几天来着....”

  张艺兴抬起手摸边伯贤的脸:“伯贤,我们以后真的去一次好不好?”

  边伯贤抱着他,泪珠成串成串的掉下来,咬着牙狠狠点着头。

  张艺兴笑的眼睛眯起来:“伯贤,你笑的真好看。”

  边伯贤终于撕心裂肺地哭出来:“艺兴!!艺兴哥啊!!!”

  

  

  

  ....

  

  只有这样了,才明白那份爱到底有多么浓稠,比任何人的血液都更滚烫,比任何你爱吃的糖果都甜腻,烫到你心脏都灼伤脱皮,腻到你想要呕吐却怎么也舍不得。

  而等你意识到的时候,却是最晚最追悔莫及的时候了。

  你与他的一切都化作梦境变为虚无,而未曾体验过的凶恶却变成他经历的最最真实的事实,在他的无边梦魇中一遍一遍滚动着来回播放,头顶的热水一杯杯浇下来,那个普通的被他抠掉过一块花纹的陶瓷杯子成为你谋害他最常用的凶器。

  你是毫无办法的。你有什么办法呢。你能做的,只有忍受着岩浆烧毁皮肤的疼痛与他一起跳进那条深深的裂缝里罢了。

  

  因为,他是那么的爱你呀。

  

  

  

  

  

  
//////////

之前在微博发过的   搬过来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