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嚯嚯霍霍

感谢关注丨杂食生物

过敏源 04

04.

吴世勋很严肃地瞪了一会儿张艺兴无辜又可怜巴巴的脸,最后还是想了想开口:“你,跟我去吗?”

张艺兴苦着脸:“啊干嘛你不在我宿舍?”

“我不想睡别人的床。”

“好说呀!”张艺兴巴巴盯着吴世勋,“你睡我的床!我去睡我舍友的就好了嘛!”

吴世勋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不要。”

“哇你这是嫌弃我咯?”

吴世勋面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不是这个。”

说完也不理会张艺兴又要说出的话,转身走开了,就留给张艺兴一个看起来超傲娇的背影。

不要,就是不要,放着好好的自己的床不睡干嘛去睡人家别人的床。

不对。

吴世勋耳根都有点发烫。

这是因为自己认床还是完全是因为不想让张艺兴睡别人的床?如果是后者的话这是为什么呢?

啊这个感觉太奇怪了。



吴世勋家里的客房因为常年没什么客人而变成了一个杂物间,张艺兴不好意思睡吴世勋爸爸妈妈的房间,吴世勋又不好意思让他睡沙发,于是有点不太自然地说让张艺兴跟他睡一间房,张艺兴倒是不觉得有什么,轻车熟路溜进厨房找点零食装了一小盆抱回了吴世勋房间。

吴世勋拉上窗帘的时候窗外的天已经黑下来了,但是空气还有些闷闷的。

“天气预报说今天夜间有雷阵雨。”

张艺兴一边啃梨子一边看着手机头也不抬地对着吴世勋说了这么一句,吴世勋的肩膀微不可见的一抖。

“哦,是吗,”吴世勋满不在乎地回了一句,却有点紧张的样子从衣柜里找出睡衣准备去洗澡。

张艺兴抬头看了一眼时间:“这么早呢,你这就要睡觉?”

“不睡也要先洗澡再钻被子吧,我钻被子打游戏,你不要管我。”

吴世勋说着,进了浴室咣当关了门。




吴世勋洗了没多久就出来了,看起来很淡定的但是头发都没有擦干,天蓝色白边睡衣只扣了两颗扣子,整个人看起来好像很急着从浴室出来似的。

张艺兴盘腿坐在床边打游戏,感觉身边一沉才扭头看他,就看见他一头黑发湿淋淋的滴着水,白皙的颈侧都还挂着水珠,怪好看的,领口露出锁骨和一小片透着粉色的胸膛,张艺兴再次感觉到了高中生的美好青春。

“这么快呀你?”

“嗯,你去吧,”吴世勋顿了顿,瞟了他一眼,“我...我还有一套一样的睡衣可以拿给你。”

“好吧,”张艺兴应着声放下手机,但是一直盯着他滴水的头发,“但是你先把头发擦干嘛,等下床都被你弄湿了。”

“我知道,”吴世勋捉着毛巾胡乱擦着头发,状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有说几点雷阵雨么?”

“啊?”张艺兴一下没听清,反应过来之后“哦”了一声又去掏手机,“嗯...说是八点四十左右了。”

抬头看了紧绷着表情的吴世勋一眼,张艺兴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啊你不会是怕............”

话没说完就被吴世勋两把推去了浴室。




张艺兴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吴世勋整个人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一颗头紧紧的闭着眼睛强迫自己快睡的样子。

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来。

“你居然害怕打雷?你不要怕嘛,刚好今天我这不是在吗。”

吴世勋心神一晃,睁开眼睛看着他。

张艺兴身上套着吴世勋同款睡衣,拿着毛巾揉着头顶,脸庞白白净净的,皮肤自从没了痘痘之后日渐光滑可人,眼睛不知为什么总是自带一种懵懵没睡醒的慵态,这会儿正抬着眼皮看过来,嘴边噙着笑意,抬头纹都因为挑起的眼皮而皱皱巴巴的出来了。

吴世勋沉默着,并不想理他,但是莫名想看他,就这么盯着他盯了一会儿,张艺兴头发擦的差不多了就走过来,盘起一条腿,一屁股坐在床上。

“你头发干了吗?这就躺下了。”

吴世勋闷闷地回答:“嗯。”

张艺兴这才觉得有点干。

吴世勋本来话就不多,往常他跟吴世勋玩的时候都是他吵吵闹闹,打游戏或者聊天说地的,出去的话就是他到处吃吃吃顺便拉着吴世勋吃,两个人在一块的时候总是挺热闹的,今天这个场合配上吴世勋的不爱说话体质,实在有点冷,甚至有点不好意思。

刚认识一周的两个人就突然同床共枕这样真的好吗。

吴世勋在一边眼神乱瞟,看见张艺兴刚洗了澡所以白白嫩嫩的脚丫,脸藏在被子里开始慢慢发热。

张艺兴一开始低头扒拉手机,看了一会儿却发现没有什么好玩的,划拉了半天清了清嗓子,掀开自己的被子钻了进去,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伸手把床头灯调暗。

“看样子只能早点睡了,你要是怕打雷的话。”

张艺兴说着,看了看手机,“不过这都九点半了,应该不会有雷阵雨了。”

顿了一下,张艺兴转头看了看吴世勋露在被窝外面的脑袋瓜,伸出手去摸了摸他还不是非常干爽的头发。

“没事,我这不是在这陪你嘛。”

莫名放轻柔的语气。

张艺兴都被自己吓一跳。

有点不自在地缩回了手,转过头来规规矩矩躺好,“睡吧。”

也没看见吴世勋烧的红彤彤的脸。



////

本来今晚想更一大堆的  但是因为又看到一些不好的东西影响了心情  啊真的觉得抱歉  但是  还是想要调整好之后再认真写后面的甜甜的故事给你们看   爱你们  谢谢大家

评论(11)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