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嚯嚯霍霍

感谢关注丨杂食丨拖延癌晚期

温柔(蛋白laybaek)


这是你的  温柔

#蛋白

文by霍霍

要问起最喜欢的事情啊。

“就是现在这样子啊,”张艺兴摸摸靠在肩上的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哎呀你慢点吃,都弄到身上了。”

世界第一可爱的边伯贤从忙乱着的嗓子眼里挤出哼唧的嗯嗯两声,手里的西瓜被他啃的乱七八糟,汁水顺着拇指骨流下来,蜿蜒到手腕上,他就举着西瓜嘴巴凑过去伸出舌头尖舔一口,砸吧砸吧嘴接着啃西瓜。

“哇,哥的意思是只有和我在一起是最喜欢的事情吗?”

“对啊,”张艺兴点点头,抬起手胡噜两把好像乖巧小狗的胳膊,“冷吗?我把空调温度调低一点吧。”

“不,”小狗从鼻子里哼出撒娇的声音,扭了扭肩膀,“抱抱就不冷了。”

张艺兴失笑:“好啦,拿你没办法。”

“晚上想吃火锅。”

边狗狗抬起头眼巴巴看着张艺兴,伸出手臂环住他,“好不好?吃火锅吧,吃超超辣的那种!再买一箱冰镇小可乐,放在屋子里,我们拉上窗帘,开着超低的空调,放个小桌子坐在地上吃辣火锅,太辣了就喝冰凉的可乐,然后打个嗝就更辣...哈哈哈哈!”

“可以啊,你就回来待一天,我当然要好好陪陪你啦,你想干什么都行,吃完火锅呢?吃完火锅是不是就要去院子里摘星星了呀?”

“吃完火锅就做晚上该做的事情呗,”边伯贤狡黠一笑,薄薄的唇瓣一抿,舌尖舔了舔下唇,小虎牙卡在唇角,“好久不做好想你呀。”

张艺兴没抵住最会撒娇的边小狗的诱惑,一手揽着他,一手捏着他下巴吻了过去。

晚上吃的果然是超超超辣的火锅。

边伯贤伸着舌头用手呼扇呼扇的扇凉风,然后猛灌可乐,辣的脚趾头都张牙舞爪在桌子下面夹张艺兴的腿,脑门一层细汗,刘海软趴趴的伏在额头。

张艺兴一边在满是红色油花的锅里烫着蔬菜一边又要担心他,“你太辣就别吃啦,我记得你以前也没有很能吃辣的。怎么今天就突然要吃辣,还自己挑了这么辣的。”

边伯贤被辣的大舌头:“就是因为没吃过所以才要吃嘛!”

张艺兴捞出蔬菜,在自己提前准备的清汤里过了一下,这才放在边伯贤碗里。

边伯贤呼噜噜吃了两口,抬头对着张艺兴傻乎乎的笑。

张艺兴起初抿着嘴伸手摸他的头,然后突然脸色一变。

“伯贤,你流鼻血啦。”

“啊?”边伯贤一脸懵逼,这才觉得鼻子痒痒的,伸手一抹,果然一手鲜红。

张艺兴有点急了,伸手夺了他的筷子。

“你别吃了,吃坏了肚子怎么办啊。”

然后就拿了纸过来给他堵鼻子。

“嘿嘿嘿,”边伯贤缩在张艺兴怀里盯着他认真皱眉的样子,手臂用力抱他的腰。

“你还笑!”张艺兴擦了血,顺便用湿巾给他擦了嘴周围一圈的红油。

“吃不了这么辣还要逞能,流鼻血了自己都不知道。”

张艺兴说着,扭了一下他的耳朵,不重的力道,小家伙却龇牙咧嘴:“耳朵也疼!辣的我疼啦!”

张艺兴奇怪,缩回手,就看见手指上星点的血迹。

心里一惊,抱着边伯贤的头就看来看去。幸好只是耳朵渗了一点点血。

“还有哪里疼吗?你真是要急死我了。”

边伯贤就耍赖,指指嘴巴:“这里也疼。”

张艺兴紧张地掰开他的手指:“我看看,我看看。”

边伯贤就抱着他的头吧唧一口亲了过来。

“我兴兴哥哥还是这么傻呀,”边伯贤笑嘻嘻,“你以后可要学的精一点,小心给坏人骗了。”

“哎哟你这人,”张艺兴恼,“我担心你呢你还要开玩笑。”

“有什么呀,”边伯贤不以为意,目光浅淡,“上火了出点血嘛,死不了的。”

说完又攀着张艺兴的脖颈撒娇:“我想去公园啦,我想去大桥那里看江上的轮船!”

张艺兴无奈的笑:“好,你这次回来怎么这么黏人啦。”

边伯贤歪头:“有吗?我每次回来都太想你了呀!”

夜晚非常寂静,跨江大桥上只有偶尔驶过的车辆,风温温的,吹在皮肤上有点潮。

边伯贤坐在里面的栏杆上,张着胳膊大喊大叫。

“我要跟张艺兴过一辈子!我最爱最爱最最最爱张艺兴了!!”

张艺兴在他身后扶着他,看着他柔软的发丝被风吹的有点飘飘的,白T的衣角蹭在脸颊上,是痒酥酥的触感。

“明天我就回去了,我好不想走呀。”

语气蓦地失落起来,边伯贤扶着栏杆,静静看着江面星星点点的光斑。

张艺兴抬头看他,圈着他的腰。

“来,下来吧,我们回家。”

边伯贤扭过头来看他,眸子像是江面那样波光粼粼闪了闪。

张艺兴心里一动,莫名感到心慌。

“乖啊,反正你还要回来的,我也会去看你的,不要伤心嘛,下来,我们回家。”

边伯贤吸了吸鼻子:“你会去看我的,对吗。”

“对啊,”张艺兴手臂又向前伸了伸,“来,回家了。回去早点睡,明天你还要赶飞机。”

边伯贤看了他一眼,松开手,轻轻柔柔摔进了他的怀里。

飞机越过云层,平滑飞行。

边伯贤看着窗外的云,若有所思。

身边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好像也是坐习惯了飞机,静静地坐在座位上看小说。

边伯贤胃里突然一阵绞痛,跟着就干呕起来。

蓝天非常温柔了,它接纳着滚烫的太阳,拥抱着冰冷的月亮,轻轻托着白云,还要哄着哭闹闪烁的星星。

张艺兴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多么好的人,他只是觉得有一个人陪就很好了,可以把自己这一辈子所有的温柔都给他,就算他不想要,也要全部灌进他的身体里面,就不要让他有半点委屈了。

因为会得到的回报,也是这个人的一辈子啊。

接到边伯贤打来的最后一通电话的时候,张艺兴正在窗边画设计图,黑框眼镜伏在鼻梁上,窗子外面透进来夕阳的余光轻轻涂在他的侧脸,他看上去像个珍贵的宝物。

“唔...哥,我昨晚做了个梦,”边伯贤的声音闷闷的,好像不太高兴。

“怎么了,”张艺兴放下笔,换了个姿势准备听他的小宝物慢慢吐槽。

“梦见我爸妈还活着,我们三个还有你,四个人住在一个大房子里,还养了两只狗,有一个小花园...嗯...每天就一起吃饭啊,散步啊,聊天...什么的...”

边伯贤的声音很好听,像杯热红茶这样的,张艺兴的房子寂静,此刻耳边都是边伯贤慢悠悠絮絮叨的话语。

“没事啊,我们两个以后也可以,住一个没有那么大的房子,养两只狗......早上起来我给你做个牛奶煎蛋,下午带你去买草莓回来吃,晚上呢,出去遛遛狗,回来就,坐在地板上跟狗狗玩,或者是一起打游戏啦,看电影啦,都是可以的。”

“嗯,哥,”边伯贤吸了吸鼻子,好像要哭,“我好想你啊哥。”

“谁欺负你了吗?”张艺兴淡淡笑了笑,轻声哄着不开心的小狗狗,“我们伯贤别害怕,哥哥过两天就去找你了,给你买草莓蛋糕,然后还一起去划船好不好?有人欺负你你不要怕,我去了好好收拾他。”

“好...这可是你说的,你要是不来......我就再也不要理你了啦。”

“嗯嗯,放心好了,那你先想想我们都要玩什么呀?还去之前玩的那些地方吗?你会不会玩腻了啊...你说说还有什么好玩的吗?嗯?伯贤?”

夕阳的余晖消失不见,窗外响起小鸟扑棱翅膀的声音,听筒里一片寂静。

空荡荡的房间里,张艺兴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伯贤???”

“白血病晚期了...一直在医院,态度很好的,但是我们也没有办法了,最后几天也不闹...但是谁不知道呢,晚期的时候浑身关节都痛啊,也有好好吃饭,吃蔬菜,吃水果,最后是在跟你打电话吧?...打电话的时候啊,也安静的,鼻子都哗啦啦流血了,耳朵也冒着血,就这么一边流血一边打电话,护士在旁边站着看着他都心疼的哭,他还笑呢...笑着走的,满脸又是血又是泪的...”

张艺兴抱着边伯贤的骨灰,靠在座位上,眼睛干干的,垂眉看着手里一张医院护士给他的字条。

“他说让我给你的,我看着他写完,哭的稀里哗啦的,太可怜了...”

展开字条。

「最最亲爱的哥哥:」

往最后一行看去。

「我没哭哦,哥哥,我超超超爱你!」

署名「你的  最好的  伯贤」

...

“你没事吧?”

张艺兴眼前朦胧一片,看到身边一个男孩子捧了一本书,关切的看过来。

“怎么了?...我没事。”

男孩子递过来一张纸,指了指他的脸。

“你哭了。”

夜风倒也不是很潮了,有点清清冷冷的,这会儿是深夜,跨江大桥上没什么行人。

张艺兴捏了捏手里装骨灰的小布包。

伯贤,你看,轮船来了,江面美吗?

张艺兴笑开,笑眼弯弯,脸上酒窝明晃晃的盛着路灯细碎的光。

他站在栏杆上,学着伯贤那晚的样子,张开了双臂。

水花,也是荡着碎开的灯光啊,波光粼粼,好像恋人要哭的眼眸。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呀,但愿你以后的梦里,都是我,并且,只有我。

而我,还是这样的,要把一生全部的温柔,都给你,都给你,都给你。

END

///

手写信  的图片  在下一篇就是了

评论(18)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