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嚯嚯霍霍

感谢关注丨想写什么写什么丨我开心就好

《耿耿于怀》短篇BE


“献给所有无法被忘怀的过去”

#勋兴

文by霍霍

是梅雨季节。

上了足球课,草坪修剪的很整齐,但是因为前夜的小雨显得有点湿乱。

吴世勋伸手向后捋了捋头发,微微张了唇瓣在呼吸,接过朋友扔过来的水瓶,拧开瓶盖咕咚咕咚喝起来,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滑动着,有汗水顺着整齐的鬓角流到下颌,要滴不滴的样子,他便腾出拿着瓶盖的手,手背蹭掉那滴汗珠,脖颈修长的,也因为汗液的缘故在闪着暗暗的光。

扭好瓶盖,弯下腰整理了一下足球袜的袜口,拎起旁边的背包就往足球场外走去。

“吴世勋!晚上聚会记得来啊!”

身后有同学喊了一声,他就抬起手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身边有女孩子在小声又兴奋地议论他。

“吴世勋啊,大三国贸1班的!”

“身体比例也太好看了吧,这张脸完全没有瑕疵啊。”

“一身汗的样子也是性感的没边...”

吴世勋充耳不闻,但是脑内还是停顿了一下。

记忆中,有个人也这样说过来着。

是高中刚毕业的那年暑假。

拿到通知书的他无比兴奋地跑去张艺兴的学校,也不管有没有人,冲进寝室就举着通知书蹦起来,抱面前的人。

“我!考来你们学校了!!!!”

而那天刚好寝室只有张艺兴一个人,头顶吹着风扇,穿了件黑色背心坐在书桌边一边看电视剧一边抱着半个冰西瓜在用勺子舀着吃。

被冲进来的人抱这一下,先是有点懵,听到他的话之后,就抿嘴笑起来,脸颊上的酒窝明晃晃的。

“祝贺你啊,太厉害了吧我们世勋。”

吴世勋笑的开心,捧着他的脸就开始接吻。

张艺兴就轻轻回应过去。

是那时候简单的四人寝室,没有空调,风扇转起来的风抵达身上的时候已经是有点温温的,窗外知了非常聒噪,张艺兴没关上的电视剧声音也是断断续续传进耳中。

吻了许久,唇舌都是炙热的,吴世勋放开张艺兴,手里的通知书已经被手心的汗浸得湿软,细碎的刘海也沾了汗水的雾气。

张艺兴耳垂透着粉红,还是抿嘴笑,手拍拍他的脖颈。

“你看你跑的这一身汗。”

吴世勋这才觉得衣裤都几乎贴在身上了,是潮热的不适感,鼻尖都能嗅到热热的汗味。

随即有点害羞地挠挠后脑,后脑也是汗津津。

“啊我...”

弄了你一身汗...

张艺兴打断他,“还挺好闻的。”

“啊?”吴世勋错愕。

“我说你,”张艺兴咬着下唇逗他,“身上的汗味还挺好闻的。”

吴世勋被他说的恼,把通知书往旁边一丢,伸手就去挠他的痒痒。

张艺兴怕痒,缩着手脚笑着到处躲,但也躲不过吴世勋手长脚长,几步过来就把他整个人圈在怀里。

吴世勋就着这个把人圈外怀里的姿势,咬了咬张艺兴的耳朵尖,“回头让你闻闻我‘剧烈运动’之后的汗味,更好闻。”

晚上的聚会是因为有个同学被保研,要提前过去那所国内排名前几的重点大学,同班要为他践行来着。

吃过饭就去唱歌。

吴世勋不太喜欢在人前表现,伸着腿在一边坐着喝啤酒。

有女孩子过来跟他搭话,他也就懒懒散散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着,反正女生们聊的大多都是些可有可无的问题,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有一个性格比较开朗的女生后来见跟他聊的比较轻松了,脱口而出最想问的问题:“那你有谈过恋爱吗?”

吴世勋看了她一眼,眸底有点冷薄。

“谈过。”

旁边男生正好听到,撞了下吴世勋的肩膀,调侃,“我们世勋不是纯情小处男吗!”

吴世勋思索着笑了笑,说了声抱歉就起身走出包厢。

靠在洗手间冰凉的墙面上,吴世勋点了支烟,闷闷地吐出一口烟之后,垂下头。

第一次,是大一的寒假。

还能记起张艺兴手臂挂在他的脖颈上,皱着眉头,眼眶被他弄的泛着红,鼻尖一抽,是要哭了的样子,但是还是憋着,嗓子眼里痒的难受,又不好意思出声,于是像个小狗一样哼哼唧唧。

吴世勋握着他的腰,深深浅浅顶弄着,看他憋的心疼,低头亲亲他的眼睛,“你放轻松点。”

张艺兴呜咽两声,这才逐渐叫出声来。

张艺兴的腰,是软的。

张艺兴从小学舞蹈,柔韧性好,腰身线条也是流利顺畅的,腰肢不是女人气的那种软,但是是白皙,也嫩,摸起来的手感就是无法忘怀的那种喜爱。

吴世勋贪恋他的腰,做完之后睡觉也要像个小孩子一样蜷在他怀里,手臂搭上那截腰肢,头埋在张艺兴肩窝,长长的身子弓的像个虾米。

张艺兴笑他奶味还没散,他就耍赖,“那你闻着我现在是奶味的还是汗味的?”

然后就换来一个脑瓜崩,张艺兴笑着推他,“洗澡去!”

那时候也并不是成熟的男人,张艺兴也就是比他大两届的学长,这样的事情对他们来讲大概就是最幸福的事情,跟爱的人依偎在一起,睡在并不很宽的床上,可是房间里就算也就只有那样一小片暖气,也不觉得冷。

是啊,还不是成熟的男人,也并无暇顾及世俗与将来。

就觉得,这样大概就能过完一生了。

带着一身烟酒味跟同学道了别,吴世勋沿着路边往家走。路灯昏黄地照着,马路上还是有零散的车辆呼啸而过,还有24小时的便利店亮着灯。

吴世勋推开一家便利店的门,去买关东煮。

挑好了之后,吴世勋捧着纸杯坐在便利店窗边的小桌旁,低头用竹签戳着杯里的鱼丸,热汤腾起的雾气在眼前白蒙蒙一片。

又有顾客推门进来,吴世勋听到那个人有点焦急地问有没有柠檬。

手里的竹签一滞。

那个声音明明在身后,在他听来却好像是隔着千山万水,穿过茫茫云层,跨越了太平洋,与飞鸟擦肩而过之后传到他的耳朵里。

是那样熟悉的声音,是曾经日夜想念后来却因为它又辗转难眠泣不成声的声音。

吴世勋还是转头看过去。

张艺兴也刚好看过来。

眸中带了一点讶异,却还是轻轻叫出声

“世勋?”

吴世勋想着要不要站起来,但是身子突然僵硬起来。

闷闷的“嗯”了一声,张艺兴走了过来。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外面?”

没有“好久不见”,没有“最近好吗”这样的矫情问话,就是简简单单的,好像每天都见面的朋友一样轻松的。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外面。

吴世勋这才站起来,“唔,聚会,刚结束。”

张艺兴点点头,又有点犹豫地挠挠耳后,“她突然要吃柠檬,我就出来买了。”

吴世勋条件反射地抬头看了看挂钟,2:18。

“哦,”吴世勋不用想也知道“她”是谁。

“...有几个月了?”

“嗯,”张艺兴咬咬嘴唇,“四个月吧。”

吴世勋点点头。

张艺兴伸出拇指指了指店员的方向,“那我先去买了,你快点回家,知道吗。”

吴世勋又点点头,想了想,又补了一句,“照顾好她...和孩子吧。”

说完就想抽自己一巴掌。

多管闲事。

张艺兴没别的反应,就是笑了笑,对他挥了挥手。

对话再怎么轻松也回不去了吧。

吴世勋倚在墙角掐了烟,脚尖碾着地上零落的一堆烟头,手插了口袋往家走。

然后就开始觉得好笑。

他是细枝末节都能联系到张艺兴身上去的。

但是再怎么想,那人也是要娶妻生子。之前种种已经是过眼云烟。

所有一起经过的事情,大概在他那边已经淡出记忆,心里最柔软的地段也被另外的人所取代。

他的世界早已没有你。

你又何苦揪着那点可怜的回忆耿耿于怀。

吴世勋最终是在街角蹲下来,手掌撑在额头,肩膀开始耸动。

像是浩浩汤汤的江流破闸而出。无尽的悲恸在这个被烟酒覆盖过的深夜全数释放出来,冲向无边的夜色。

永不回头。




END

评论(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