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嚯嚯霍霍

感谢关注丨想写什么写什么丨我开心就好

《撒娇鬼是哎哟喂》不一样的lay兴


收下我的double sweet攻击!!


※张艺兴是小嗲精

文by霍霍

张艺兴有一个秘密。

大秘密。

他家花园里住了一个小精灵!

张艺兴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公司小职员,朝五晚九,一个人住,听起来非常酷,其实他也很孤单的。

“矮油!这个课题不想做~!”

张艺兴在床上抱着被子打滚,可是并没有人会理他。因为他是一个人住。

虽然一个人住,但是张艺兴也是个喜欢收拾屋子的好男人。

洗碗台都是干干净净的,一个脏碗都没有。地板也是干干净净的,甚至一根头发丝都没有。

.........嘛。

虽然很不想承认。

没有脏碗是因为他一个人吃饭只用一只碗就够了,没有头发丝是因为他又没有女朋友他本人也不会掉头发呀!

然后小精灵就来了。

非常蠢的。

来了。

这是一个十分无聊的下午,张艺兴在擦窗户。

擦了左面擦右面,擦了外面还要擦擦里面,擦里面的时候要把窗户关上。

于是。

啪。

“哇啊!!!!!!”

张艺兴一脸呆逼。

窗户外面粘了个什~么呀!!!

一个软趴趴的小人啪在窗外,顺着玻璃哧溜滑下去,玻璃擦的很干净,发出的声音是“吱——”。

张艺兴吓了一跳。

可是也没觉得很恐怖。

因为这个小人也太软了吧哈哈哈。

小人穿着蓝色的小斗篷,戴着小精灵专属尖尖帽,胖乎乎的肉球手里攥着一根顶着一颗五角星的魔法棒。

“呜呜呜...哇!!!”

小人坐在窗台上揉揉屁股,捂着屁股仰着小脸哭起来。

张艺兴觉得好玩,这个小人的眼泪还没他口水多。

张艺兴伸出食指戳戳。

小人的哭声戛然而止,扭头委屈巴巴的瞪着泪光闪闪的眼睛看他。

再戳戳。

......

小人嗷呜一口。

咬他的手指头!!!

然而牙齿也太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一点都不痛!!”

张艺兴甩着手指头大笑。

“鱼唇的人类!!”

小人声音都是软乎乎的。

“啊哟!!”

张艺兴花式捂胸口。

小人站起来撅着屁股叉着腰用魔法棒指着他,“你知道我是谁吗!!”

“小精灵?”

“啊???”

小人震惊脸,“泥怎么知道!!!”

张艺兴噗嗤笑出来。

按照套路就是这个样子呀。

小人脸红红,伸出小手。

“我叫蕾伊,是最近新搬来你家后花园的小精灵,日后请多关照!”

张艺兴伸出指头尖对上他的小手心。

“好呀。”

张艺兴的冰箱里有小牛奶。

蕾伊在人间唯一的追求。

可是他打不开冰箱。

蕾伊站在冰箱顶上开始叽里咕噜念咒语。

“冰箱冰箱开!”

没错,就是这么简单的咒语。蕾伊是很酷的小精灵。

冰箱门开了。

蕾伊飞进去,飞起来的时候要在空中绕个圈圈,身上就会闪出金光光。

站在小牛奶面前要先打招呼。

“泥嚎小牛奶,我要喝你了!”

打完招呼就爬上牛奶瓶。

客厅门响了。

张艺兴回来了!!!!

张艺兴刚进门就听见厨房里啪的一声。

疑惑地扭头看,并没有什么不对。

收回目光扫视一圈客厅。

没看见那个软了吧唧的小精灵呀。

不知道今天跑去哪里玩了。

张艺兴站在花园门口往外看,有点担心。

乌云过来了呀,在外面玩可别忘了回家。

又看了几眼,才关好花园门,但是窗户留了一个缝。

今天晚上不想吃饭。

张艺兴倒在沙发上不想动。

小职员是很辛苦的,所以张艺兴累的睡着了。

在梦里有个小软团子揪着他的耳朵哇哇哭。

“呜呜呜鱼唇的人类!呜呜张艺兴啊!咦兴啊!!!哎哟喂!!!”

迷迷糊糊醒过来,外面的天昏暗,耳边仿佛真的有个声音在哇哇大哭。

就是有点模糊。

张艺兴呆了一会儿,一个激灵。

一个箭步冲向声源,那个冰箱。

他的反射弧从来没这么给力过。

一把拉开冰箱门,小软团子鼻尖通红,眼角耷拉着冰霜,耸着小肩膀哇哇哭。

“咦兴!!!”

小团子完全忍不住。

好委屈。

跌跌撞撞飞起来一下撞在张艺兴脖子上。

张艺兴被冰了一下,打了个哆嗦。脑袋跟不上。

“你。”

为什么跑到冰箱里去了...

“你为什么才回来啊呜哇!!!!”

蕾伊抽抽噎噎。

“冰箱里为什么那~么黑啊哇!!!!!”

张艺兴一脸懵逼。

“你去冰箱里干嘛了...”

“鱼唇的人类你为什么要把小牛奶藏在冰箱里呜哇!!!!!!”

小团子在耳边哭的震天响。

张艺兴哭笑不得,“哎哟喂~你要喝小牛奶就告诉我嘛,我给你放出来呀,这样多危险!”

“呜呜呜。”

张艺兴伸手去捏蕾伊的尖尖帽。小不点手脚乱蹬。

像只小兔子。

张艺兴心化成一滩小牛奶了。

把小团子放在肩膀上,把小牛奶拿出来,拿个甜品勺。坐在餐桌前。

揭开瓶口的纸,用小勺舀满满一勺。

“啊——张嘴。”

蕾伊张开圆圆的嘴巴。

“啊——唔。”

一大口小牛奶。

“小牛奶甜吗?”

张艺兴扭头看着乖乖坐着的小精灵。

“嗯。嗯嗯。”

小精灵点点头,低下头。

“以后不要自己钻冰箱了好不好?太危险了诶。”

“嗯嗯嗯。”

小不点红着脸点头。

想了想,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捧着张艺兴的耳垂亲了一口。

“哎哟喂,”张艺兴缩脖子,“痒~!”

小精灵鼓着脸,“精灵的庇佑!!”

“好好好。”

“永远都是单身狗!!”

“好......嗯???”

......

张艺兴是个朝五晚九的小职员,他才不是一个人住。

/////

END

评论(8)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