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嚯嚯霍霍

感谢关注丨想写什么写什么丨我开心就好

触不及

在大哥 @茶蛋兔兔line 的淫威(?)下  终于难产出来的一个小短篇  很久没虐啦  这次一下就搞死了人家  大哥还请手下留情不要打我好吗?答应我  看完之后 我还是你最爱的弟弟plz

——————

#兔兔line##勉兴#

文by霍霍

金俊勉又梦到了那个人。

着一袭竹色衣衫,持了剑在院内身姿飘逸地舞着,院子里零零散散落着不知是何品种的花,那人动作甚是灵活,几个漂亮的剑花挽过之后站定在他面前。

「你又偷看我,又被我发现了。」

言语里是佯装出来的嗔怪,也透着几分俏皮。听起来是清爽的舒服。

——但是,看不清他的脸。

金俊勉听见自己也开了口。

「偷看你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你这感知能力还是这样敏锐嘛。」

那人就笑了,脸上好像笼了一层雾气,声音倒还是清透的。

「你若是能偷看我一辈子,我也就一辈子回回都戳穿你。」

.........

金俊勉悠悠转转醒过来,脑子里面一片混沌。
瞅见屋子里已经透进来隐隐约约的天光,来不及回想那个梦,门外有人轻声叩着门。
“皇上,该上早朝了。”
金俊勉起了身,撩开床帐,坐在榻上轻按着太阳穴。
“朕知道了,更衣吧。”
门外的公公应了声,便推门带着婢女进了房。

正穿着朝服的时候,金俊勉又想起了那个梦。
忍不住开口询问身边的公公。
“林公公,你认识一个喜欢穿竹色衣服舞剑的青年吗?”
这问话来得莫名其妙,金俊勉问过之后就觉得欠妥,摇了摇头,正准备说罢了,却听得那公公回了话。
“回皇上,奴才并不知。”
金俊勉瞥了瞥林公公,他垂着头,手也老老实实袖着,声音也算镇定,但是——

金俊勉轻笑了一声收回目光。

——但是他的手在发抖。

他在说谎。

---------

“...说起盛世107年啊,那是一个兵荒马乱,北边是源源不绝的倭寇,南边是撕咬不放的蛮贼,咱们的军营里又是军心不定,然,就在如此不利状况之下,我方还是赢了这天下,各位可知为何?”

说书先生拍了板,喝口水,神神秘秘道:“传闻言,将败当夜,一位青衣仙人从天而降...”

“我记得这个说法应当被废了吧?”

一名玄色衣袍的青年男子缓缓自茶座站起身,左手转着右手拇指的玉扳指,嘴边挂着淡淡的笑意,目光却甚是森冷。
“你大庭广众讲这些,莫不是想被砍头了?”

说书人望着那人神情,只觉背后冒了冷汗,却也因为刚来这里,并不识得这人是谁,只是见周围人都起了身慌张离去。

“这...”说书人莫名紧张起来,站起身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不知阁下是哪位大人?鄙人初来乍到,还不知有此禁忌,这养家糊口的本事就是把道听途说讲出来罢了,还望...海涵哪...”

说书人的声音愈来愈小,不敢抬头看那人神情。

“我吗?”那人笑了笑,背了手朝他走过来,袖间闪过一抹锋芒。

“你可记好了,我叫金钟仁。”

--------

金俊勉啪地将手中茶盏摔在地上,站起身对着地上跪着的人破口大骂。
“我就这么一会儿没看好你,你就出去给我滥杀无辜!!”

跪着那人抬起头,满脸不服气,可不就是那个金钟仁。

“他自己祸从口出,这怎能怪得了我?”

金俊勉无力阖眼:“你刚回来不久,这暴虐性子在这城里早早就都传开了,你不但不知悔改还日日往外跑给我惹事生非,你一个皇家子弟为何就不明白谨言慎行呢!”

“但是二哥!他犯了大忌啊!”
金钟仁语气甚为委屈,不认输地接着反驳。
“当年不是你下令不许天下再提那位仙人的吗!!”

此话一落,房内寂静无声,房门猛地被推开,一个身影扑进来跪在了地上。
“皇上息怒!!”

金俊勉不气反笑:“林公公,您这是何意?”
林公公声音都发着抖:“小王爷刚回来,许多事都不太懂,您不要太过怪罪与他!”
“是吗?”金俊勉不急,施施然坐在一边椅上,“但是朕对他说的仙人之事却是十分感兴趣了。”

林公公倏地抬起脸,色白如纸。

“皇上...不可啊...”

---------

张艺兴是仙人,真正的仙人。
金俊勉那日分明已做好了御驾亲征战死沙场的准备,万念俱灰之夜却见一袭竹色身影立在账外。

“我是神仙,你信吗?”

他说话的时候,嗓音清透得像是汪汪泉水,腮边酒窝深深盛着白月光。

“你是真龙天子,所以这仗,你输不得。”

金俊勉当时也是不信也要信,权以为是死马当活马医了,点头就答应了他。

第二日,战场便传来敌军壮丁一夜暴毙的消息。

金俊勉轻松取得胜利之后,当晚张艺兴又出现在院内了。

金俊勉大概是喝了庆功酒之后晕头转脑过于欣喜,几步跨过去就抱住了那个身影。
“谢谢你。”
张艺兴笑了一下回抱住了他。
“不,也是你自己的功劳。”
“我要召告天下,让世人都知道你是救国功臣!”

自此,我为君,你为臣。

---------

那之后金俊勉封了张艺兴为护国将军,置了一处幽静小院给他,自己就时常跑去院内看他舞剑,对他也是愈发痴迷了起来。

“能一辈子这样看你舞剑就好了。”
金俊勉捉着张艺兴的手这样说着,目光波光粼粼地投过去。
“又何尝不能呢。”
张艺兴回了话,凑过去在他唇边落下一吻。
金俊勉忍不得,打横抱了这人就进了屋里去。

是说风雨青灯以夜行常伴吾身。

然,世事难料苦情多,鸯鸯却也教人妒。

---------

一场雷雨过后,张艺兴不见了。

那间小院被天雷劈得焦黑。
金俊勉疯了一般到处寻人,却也什么都未曾找到。他便暴虐起来杀了整个天牢的犯人,血流成河,顺着雨水的走向不知流向何处。

却不曾想到,那张艺兴本就是因贪恋他而私自闯下凡间,又与他行了龙阳之事,触了天条中的大禁,终是被天上发现,捉拿回天,准备给他剖丹剔骨永世不得再为仙。

金俊勉悲痛过度之后,浑浑噩噩过了些个日子,最后自家大哥请来一位修道之人施法封存了他那部分记忆,想着要让他不再这样痛苦下去,又假借他之口,昭示出去:再无人可提起张艺兴,否则,当立斩无误。

可也不曾想到,几年过后的今日他却将那些往事当作梦境一般记了起来。

是不可说,记不得。事虽不多,倒也是个无法痛快回想的过往了。

-----------

金俊勉平静地坐着,手指一下一下敲击着桌面。
地上跪的两人精神紧绷着,生怕他听过之后再次失控起来。
良久,金俊勉终于轻声开口了。
“若注定不是朕的,朕是无论如何也得不到的,因此,也并无可惜之意。”
林公公还想开口说什么,金俊勉抬手制止了他。

“朕乏了,你们都退下吧。”

.........

金俊勉独自坐在榻上,垂了头。
许久,他翻身轻轻躺下去,自枕下取出一只锦盒,打开来,一颗棕红色小药丸静静躺在里面。
他把药丸拿出来,合上锦盒放在一边,把指尖拈的药丸放进口中,静静闭上了眼睛。

.........

盛世112年元月,皇帝驾崩,传闻是服毒自尽,原因并不得知。

.........

盛世112年卯月,一间普通人家的屋子里传出一阵响亮的婴童啼哭声,夫妇抱着怀中白嫩软弱的婴孩,商议道:
“不如,就叫艺兴吧,张艺兴。”

...

END

评论(2)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