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嚯嚯霍霍

感谢关注丨想写什么写什么丨我开心就好

一个灿嘟小小短

(临场发挥的一个小小短)

就当作是我们小甜豆的生贺啦。

(原谅我这么晚才想起来生贺...)

都暻秀走出厨房的时候朴灿烈已经在沙发上歪歪扭扭躺着睡了好几个回合了。

他探着脖子看了看灿烈横七竖八的睡相,轻轻把手中的砂锅放在餐桌的隔热垫上,然后蹑手蹑脚走到客厅里,坐到茶几侧面,托着腮开始看那人的睡颜。

真好看呀这个人。

都暻秀一边看一边想,不自觉就笑了起来。

真的,太好看啦。

好看到想要每分每秒都这样看着他,一辈子都不嫌腻。

都暻秀歪了歪头,看久了他睡觉的样子,自己也有点困了。

迷迷糊糊闭上眼睛开始小鸡啄米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挂钟好像响了,身边一阵响动,他懵懵地睁开眼来,就看见灿烈已经爬起来了,双手背在身后,抿着嘴笑的一脸神秘。

“你醒了啊,”都暻秀莫名开心起来,“汤我已经煲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开饭?”

“不着急,先办正事。”

正事?

都暻秀还没开始思考,就看见朴灿烈从身后变出一枝玫瑰和一个小盒子。

还在愣神的时候,灿烈伸手就把盒子打开了。

两枚同款式的戒指安静躺在黑色绒布上。

“暻秀啊,我爱你。以后的所有生日我都陪你过吧。”

“......什么嘛,只有一枝玫瑰啊。”

...但还是一边瞟着他紧张的神情,一边小心翼翼地伸出了手,眉眼柔和地笑起来。

那以后的日子,每年就都还像这样子过吧。

----END----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