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嚯嚯霍霍

感谢关注丨想写什么写什么丨我开心就好

恋爱二三 「轰出」

好久不写了!文笔复健中请多包涵!
------------------------------------------------------------------

1.

夏日的空气闷热,绿谷走出校门的时候鼻尖已经布了一层细汗。他深呼了一口气,鼻腔一阵燥 热。

轰已经推着脚踏车等在不远处的树荫下,见他走过来,递出一瓶冰水。

“谢谢哦。”绿谷接过已经拧松瓶盖的水,抬头露出一个八颗牙齿都发光的笑容。

“嗯。”轰偷偷瞄了他一眼,“明天一起去游乐场吧。”

“咦?”绿谷抬起头来有点疑惑地望着他,“这么突然吗?”

“咳…上周答应你的。”

“啊!这样啊!”绿谷又笑起来,“那就麻烦你了!”

轰看着他的纯朴笑容,心里暗道:好傻。

2.

一大早,绿谷被窗外细碎的蝉鸣叫醒。

轰已经在准备早饭了,米饭的香气缓缓飘进卧室里,绿谷卷着毯子打了个滚,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拉开窗帘就见眼前一片青翠,是当初轰刚把他从孤儿院带回来的那年种下的树,现在已经长得有模有样,没有那么稚嫩了,鸟儿也愿意在上面歇息安家了。

“起来了?”

轰系着围裙从厨房走出来,示意他坐下,然后放下了手中的盘子。

“这是什么?”绿谷适时地发现了桌子上一直放着的一个盒子。

轰的耳朵好像悄悄红了一下,他飞速看了一眼绿谷的表情,轻声道:“生日快乐,这是你的礼物。”

绿谷的表情变得惊喜,“真的吗?谢谢!我可以现在就打开吗!”

得到了轰的点头许可后,绿谷拆开了那个盒子。

“是我们上次看的那个模型!”

绿谷开心地跳起来拥抱了轰,“你怎么知道我想要这个的!”

轰暗喜着回抱了一下主动贴过来的软绵绵小朋友,嘴上不动声色:“你当时看它看的眼珠都快掉出来了,我还不懂的话,白养你这么多年。”

“嘿嘿,”绿谷做了个鬼脸,“谢谢!”

轰看着他皱起的鼻尖,上面落着两粒淡淡的雀斑,是小孩子的象征。

真好啊,我的小朋友。

他心里这样想道。

3.

游乐场外面有棉花糖和冰激凌,轰让绿谷选一个,绿谷选了冰激凌,轰给他买了一支,然后自己买了一簇云朵般的棉花糖,绿谷走在前面舔着奶香浓郁的雪糕,轰在后面举着粉色的棉花糖步步紧跟着。

排完队之后,绿谷也将最后一角脆筒舔进了嘴巴里,轰顺手抹掉他嘴角一点渣渣,将粉色的云朵递到他手里。

绿谷开开心心接过去,轰抬手揉了揉他的卷毛。

“想先玩什么?”

“嗯……”绿谷抿着棉花糖,好像还没想好的样子,“我想…鬼屋?不,探险岩洞!”

轰想了一下,“不然先去摩天轮?等你吃完棉花糖我们再去……”

不等他说完,绿谷就几下把云朵塞进了嘴里。

“……”

轰看着像个小猫一样指着自己嘴巴邀功的小朋友,不禁失笑。

“嗯…那就碰碰车吧。”

“啊?我们不去探险了吗!”

“最后再去探险,等天黑下来会更有氛围。”

轰对着绿谷眨了眨眼,绿谷听他这样讲,笑容一下子就明了起来,不假思索握住轰的手掌。

“好啊!碰碰车!我来啦!”

4.

晚饭是在一间绿谷很喜欢的餐厅解决的。

绿谷一边吃饭一边还是意犹未尽的样子。

“我今天超开心!”他笑的眉眼弯弯,“谢谢!”

轰托着下巴,手中的的筷子轻轻开合着,“只有今天这么开心吗?”

“嗯?”绿谷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

“不!自从跟轰君回家以后,每一天都很开心。”

绿谷真挚地轻声说完,耳朵泛起一点粉色。

“我也是。”轰抿了一下嘴,手指轻轻敲了敲脸颊,脸上是藏不住的温柔神色,“自从遇见你,我的生活都开始发光了。”

他话音刚落,绿谷迅速低下头去开始扒饭。

轰忍不住笑了一下,假装没看到他红通通的耳朵。

真是可爱啊。

5.

睡前,轰十分好心情地哼着歌去洗澡。

绿谷在房间里抱着软绵绵的熊玩偶打滚。

今晚吃饭的时候轰突然说的那么动情,他听到耳朵里,心跳居然停了一拍。

啊啊啊太羞耻了吧!一直把他当弟弟好好照顾着的轰!说出那样黏糊糊的话!而他竟然还中招了!

…就像恋爱的感觉。

绿谷猛的把头按在熊身上狠狠摇了摇头,啊想什么呢真是的!

……

而浴室里并不知道他内心辗转纠结的轰,独自沉浸在撩拨成功的窃喜中不能自拔。

6.

半夜雷声响起来的时候,轰一个激灵就醒了。

绿谷怕雷声,是从小时候就怕的,缺乏陪伴的小孩子很容易害怕黑暗中突然发生的一切事物。

轰没有多想,翻身下床轻手轻脚走去了绿谷的房间。

不出意料的,绿谷缩在被子里,因为刚好响起来的炸雷一个哆嗦。

“出久?”

绿谷猛的掀开被子。

“哈…”

轰轻轻上了床,“没事,别怕,我来了。”

绿谷因为在被子里待了一会儿的缘故,几绺刘海被汗贴在脑门上。

轰躺在他身边,摸摸他的头,笑道:“告诉你多少次了,害怕就去找我睡,这么热的天气把自己捂在被子里是想蒸鱼吗?”

他说完,又自言自语似的道:“这天气也是奇怪,前半夜还好好的,后半夜就下雨了,还照样闷热。”

绿谷这才小声说了一句:“谢谢你。”

轰抬手轻轻弹了一下他的额头:“该睡了,不然等下又天亮了。”

绿谷被他弹的缩了下脖子,再抬眼看,他已经闭上眼睛了,路灯的光透进窗子,显得他连发丝都是温柔的样子。

绿谷心头又是一悸,手痒痒的想要去触碰他。

这,这不是第一次这么近的一起睡了,心悸还是货真价实的第一次。

屋子里安静下来,窗外的雨声哗啦啦的,听着有种清凉的感觉,绿谷感觉到身边人的呼吸平缓温和,听着外面的雷声也并不觉得十分可怕了,他悄悄把手环上轰的腰,头靠过去一点点,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晚安。”

7.

心动是一瞬间的事情。

少说两人相处了也有七八年,就算是日久生情也该生出千丝万缕的粉色心意了,轰不觉得自己对他是日久生情,而是在某年某日的一个时刻突然动心的,怦然心动的滋味有点害羞有点激动,一辈子也忘不了。

是绿谷在国中三年级时候的事情了。

那天出门之前他就觉得有点不舒服,清早起床的时候发现眼镜被自己压断了,吃饭的时候发现筷子丢了一根,出门换鞋子发现鞋带莫名其妙系了死结,到了公司打印文件墨水却用光了,午饭里面吃到一根头发,下午经理告诉他提交的文案没有通过。

其实说起来都是一些琐碎小事,但总之也是非常不如意的一天,最后晚上下了班走出公司,没来由的一阵眩晕就倒在了马路边。

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送到医院,绿谷坐在床边一脸紧张。

然后见他醒来,绿谷哇的一声就哭了。

“你怎么回事你吓死我了!”

“……诶?”

“我接到电话的时候快担心死了!”

……然后一只手擦着眼睛一只手紧紧攥着他的手。

最后医生告诉他只是暂时性的脑供血不足,没有什么大的问题,绿谷这才放心下来,但是回家路上一直没有松开他的手,一路上嘴唇都紧绷着。

虽说是小孩子担心自己过了头,但是还是很暖心呢。他这样想着,摸了摸绿谷的头发。

“好啦,对不起,我以后会注意的。”

绿谷静默了一下,忽然回身过来抱住了他。

“咦?”

绿谷把头埋在他身前,瓮声瓮气:“我今天哭的很好笑吧。”

“……”

“你要谅解我,我学习很紧张,你突然倒下,我的神经都受不住了。”

轰抿起嘴角笑了笑,抬手拍了拍他的背。

“但是哥哥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绿谷抬起头来,有点可怜巴巴的说,“请给我做一个好榜样,照顾好自己。”

轰一怔,那句软绵绵的话就撞在了他的心上,扑通一声。

就是这样简单又莫名其妙的,因为一个小小的眼神一句话,心动了。

8.

绿谷放学回来就感冒了。

脸颊红通通,整个人飘飘忽忽的,眼神都开始迷离。

据说是因为体育课的时候运动过后马上冲了凉水澡。

“为什么不记住我告诉你的话。”

轰一边给他放了冰袋在额头上,一边佯装生气教训他。

“是不是告诉过你运动完不要立刻洗澡的?洗澡就算了,还要洗冷水澡,你叫我说你什么好!”

绿谷躺在床上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迷迷糊糊冲他笑了一下。

轰没办法跟一个生病脑袋不清醒的人讲道理,喂他吃了药就坐在旁边写文件。

绿谷呆呆的,睡一会儿醒一会儿,醒来看到轰还在,就又睡过去。

这样反反复复一直到了深夜,轰不放心他,在他的房间里睡了地板。而后半夜就在他睡的正酣的时候,突然身边窸窸窣窣拱过来一个热热的物体。

轰睁开眼睛,就发现绿谷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床上滚了下来,眯着眼睛在往他身边挪动。

“出久?”轰轻轻叫了一声。

“唔……”绿谷捉住他的胳膊,心满意足地蹭了蹭。

“……”

轰的体温每到夏天都会比别人要低,所以绿谷经常在夏天抱着他当天然空调。

察觉到贴过来的人体温有点烫,轰的第一个反应是,难道高烧还没有退下去吗。

他伸手探了探绿谷的额头,后者狗狗一样蹭了蹭他的手心。

“出久?”他试探着叫了一声,“是不是还有些难受?”

绿谷茫然地睁开眼睛,湿漉漉的眸子盯着他,片刻后摇了摇头。

“好热……轰为什么不打开冷气?”

他嘟嘟囔囔,身体整个顺势贴了过来,借着未褪尽的病意撒起了娇。

轰被他蹭的有点心猿意马。

“你还在生病,不能吹冷气。”

“可我好热。”

轰安慰地拍拍他,“因为病还没有完全好起来,有点热也是…唔……”

绿谷用嘴巴蹭了蹭他的脸。

轰艰难地别开脸,“出久……别闹。”

“不闹,”绿谷变本加厉地贴过来,“想和轰君在一起。”

轰的心里开始擂鼓。

“你是在撒娇吗?绿谷。”

“嗯…”绿谷的膝盖蹭了蹭他的腰,“不是,我喜欢这样子。轰的身体凉凉的,好舒服。”

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好了,乖。”

绿谷哼哼着,整个人挂在他身上,炙热的呼吸喷在他的肩上。

轰按捺下心头的悸动和燥热,轻轻回抱住他,想着绿谷只是因为生病才变得黏人,阖上了眼睛。

下一秒,他的肩膀一痛。

绿谷咬了他。

轰猛地吸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清醒了。

绿谷盯了他半晌,凑过来舔了一下他的唇角。

轰的脑袋瞬间嗡的一下,一片空白。

“绿谷出久……”轰几乎是从牙缝里叫出了他的名字,“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绿谷停顿了一下,小声道:“亲亲。”

轰的心里纠结又激动,一颗心快要从胸口跳出来。

“你想和我亲亲?”他这样轻声问道。

绿谷没有回答,一双眸子却紧紧盯着他。

不管了。

轰的脑海中一下冒出这样三个字,下一秒,他就凑过去吻住了绿谷的双唇。

不管了,就算明天绿谷回过神来觉得恼他也不管了。真的没办法再忍了。被撩拨这半天他已经忍不住了。

唇舌交缠之际,绿谷还在用微烫的身子蹭着他,睡衣散乱了大半也不自知。

天不会亮就好了。

轰就这样幼稚地想道。

9.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

早上醒来时,轰看着两人纠缠的身子,沉默了半晌。绿谷已经退了烧,但是脸颊还是有点泛红……究竟是为什么而红就不知道了。

纠结了一会儿,轰轻手轻脚把自己解脱出来,又轻轻把绿谷抱起放在床上,定了定心神,准备先去做饭。

他蹑手蹑脚走出房间的时候,绿谷悄悄睁开了眼睛,望着他离开的背影,面上带了一丝不自觉的羞赧。

一整个上午两人都在诡异的沉默中度过。

轰一直在忐忑,想着绿谷会不会因此不理他或者生气,但是忐忑了一上午,绿谷都什么都没说。

直到吃完午饭,轰不动声色地挪向自己房间的时候,绿谷突然叫住了他。

“轰!我们可以谈谈吗?”

10.

于是轰就局促不安地坐在了沙发上。

绿谷绞着双手,有点不好意思道:“首先我想跟轰君道个歉,因为我昨晚病的迷迷糊糊,对你做出了失礼的事情,对不起!”

“诶?”

“然后,”绿谷顿了顿,好像鼓足了勇气一般开口道,“我喜欢你,我喜欢轰!”

轰差点没坐稳从沙发上弹起来。

“你说什么?”轰有点不可置信,“你喜欢我?”

“虽然很唐突…但是我觉得轰也是喜欢我的…吧……”

绿谷小声说着,有点不自信地瞄了轰一眼。

轰的情绪从忐忑转为疑惑又转为狂喜。他几乎是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不!不是!对!你说的没错!”

他语无伦次地说了两句,突然觉得自己很好笑,干脆闭了嘴,走上前来一把抱起了绿谷。

“我好开心,绿谷!”

“我以为只有我是这样的心情,没想到你和我有着同样的心情,我好开心!”

他抱着绿谷转了两圈,小心翼翼放他下来,又问道:“那,那昨晚的事情你不怪我咯?”

绿谷抿着嘴巴笑:“我怪你做什么?”

轰不好意思地说道:“怪我趁人之危。”

“不会的,”绿谷摇了摇头,“明明是我趁你不备。”

“你这样说我真的好开心。”轰把小朋友紧紧抱在怀里,“那我们就这样确定关系了吗?”

“嗯!”绿谷用力点了点头,回抱住他,“日后请多关照!”

轰笑的更加灿烂:“请多关照!”

END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