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嚯嚯霍霍

感谢关注丨杂食丨拖延癌晚期

热爱自然卷

*谢绝转载


是暖冬的室内,窗帘半开着,屋子里的大床上面被褥柔软又温暖。
张艺兴顶了个鸟窝在头上,和自家大宝贝盘腿对坐在乱糟糟的床上,披个被子仿佛街头流落的什么人似的。
吴世勋扯扯他脸皮:“中午吃什么?”
张艺兴目光涣散入定和尚一般:“阿?……不知道诶……”
吴世勋手肘搁在膝盖上,托着腮:“红烧肉吃不吃?水煮鱼吃不吃?蒸丸子吃不吃?酱鸡腿吃不吃?”
张艺兴眼睛发光点头如捣蒜:“吃吃吃!我都吃!”
吴世勋翻个白眼:“知道了,外卖叫炸鸡吧。”
张艺兴:“啥?……炸啥?”
“……”



吴世勋看着米饭熟了把锅调到了保温档,碗筷从架子上取下来放在餐桌上,这才倒腾着小碎步去了卧室薅他的小祖宗出被窝。
窗帘被毫不留情地拉开,阳光瞬间填了进来,张艺兴抱着平板哀嚎一声打了个滚:“都怪你!我又死了!”
吴世勋从他手中接过板板,一顿静默操作之后游戏里传出了闯关成功的声音,张艺兴喜笑颜开手臂搭上他的脖子凑上来就亲了一口。
吴世勋装作嫌弃的样子抹了抹嘴:“你还没刷牙!!”
张艺兴又作可怜求饶状,眼角下垂仿佛下一秒又要睡着的样子,头顶竖了根呆毛,双手环着吴世勋的细腰,哼哼唧唧的就差两滴眼药水味道的眼泪了。
吴世勋拿他没办法,只能使用暴力,两条麒麟臂一个使力把他从窝里拔出来。
“洗漱,不洗漱吃屁的肉。”



吃过午饭之后,张艺兴瘫在沙发上,一本满足地抚摸着装满了红烧肉水煮鱼蒸丸子和酱鸡腿的肚子打饱嗝,吴世勋换了衣服从卧室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打A4纸,鼻梁上架了一副细框眼睛,整个人看上去斯斯文文干干净净,拿着手机发了条消息,又抬头嘱咐张艺兴:“那我去学校交论文了,回来陪你去超市,你休息好了记得赶紧去公司,不要耽误给员工开会,不想自己开车去的话伯贤哥说可以打电话喊他来接你……那我走了。”
说话间吴世勋在玄关换了鞋子,又回头跟张艺兴摆了摆手,得到后者懒懒散散抿着酒窝如招财猫一般的回应之后,终于开门走人。

张艺兴倒了一会儿,竖着耳朵听着门外安静下来,一个鲤鱼打挺弹起来,光着脚丫子冲到冰箱前面,打开冷冻室拿出一盒冰激凌,做贼心虚地瞄了一眼门口之后,平复了一下作案成功的激动心情,坐在餐桌旁边准备开吃。


张艺兴是南方人,从小喜欢吃甜食,小的时候在家妈妈恨不得一天三顿把他泡在糖罐子里,活生生给他宠出两粒小酒窝,那时候白白嫩嫩的小娃娃,举着棒棒糖浑身散发甜丝丝的气息,舔一口糖果脸上就陷下去两个小坑,大人看了都喜欢的不得了,更是变本加厉地纵容他吃甜食。但是时间久了,虽然每天都仔仔细细地刷三次牙,到高中时候还是长了虫牙,拔掉之后换了假牙,这让他稍微收敛了一些,甜食是少吃了,可是偶尔牙齿还是会痛,也是打小累积出来的病根。
后来认识了吴世勋,吴世勋看他每次牙疼都哼哼唧唧躺在床上泪眼朦胧地打滚,心里实在疼得慌,就铁着心肠限制了他每周吃甜食的分量,张艺兴嘴上说着苦,可到底也不是小孩子,心里知道他为自己好,也就默默忍着,然而就他这不安分的性子,真真也忍不了多长时间。

张艺兴满足地一勺一勺偷吃着香草牛奶的冰激凌,吃了快有小半盒,再吃下去怕被吴世勋发现,这才恋恋不舍地舔了最后两口勺子,把冰激凌盖子原样盖好,原地放回冰箱里,又把用过的一次性小勺包了张纸巾揣在兜里准备等下出门丢掉毁灭证据,这些都做完之后,他长舒一口气,拿出手机要给边伯贤打电话。



在公司的时候张艺兴穿的一本正经人模人样的,遇到员工喊张总好他就抿着酒窝笑笑点头回应,绝对塑造了一个完美的沉着冷静又成熟的老板形象。

片刻之后,他站在了会议室里,打开了放映仪表示会议开始了。




吴世勋交论文这边还是很顺利的,毕竟这几年在老师面前都是学霸形象,论文导师又刚刚好是他的一个专业课老师,对他印象颇好,前前后后改了几次,吴世勋的论文就没再出过什么问题,这次交过来其实也不用怎么挑错,过过眼差不多就是了。

导师看完吴世勋的论文,照旧夸了几句,聊了几句有的没的,就放他走了。
吴世勋走出学校大门的时候看了看时间,估摸着张艺兴那边可能也差不多了,就打了个车直接奔张艺兴公司过去了。



张艺兴看到吴世勋给自己发的消息,可以说是非常干脆地结束了会议,电脑也来不及收就风一样出了会议室奔向他的小情人。

吴世勋就站在大堂门口,张艺兴一出现他就张开手臂,后者便毫不客气地一个箭步飞扑落在他怀里。
“事情都忙完了?”
“嗯嗯,”张艺兴忙不迭点头,“那我们现在去买东西呀!”
吴世勋揉揉他的头顶,自然卷的发丝柔软俏皮,颜色也浅,像小时候隔壁小花的洋娃娃。
“好的,”吴世勋落下手牵住他往外走,“然后晚上想吃什么也可以一并买了,或者你不想在家吃的话我们今天可以在外面吃……”




时值圣诞,商业街这边还是很热闹的,尤其这会儿暮色渐合,各家商铺里放着欢快的圣诞歌曲,门口或橱窗里挂着小灯串,在这个时候光线柔和,显得非常温暖又不觉刺眼。

说好去逛超市,张艺兴却因为路边商铺卖的各种小玩意儿挪不开眼,拉着吴世勋这边看看那边瞅瞅,不一会儿就搜罗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捧在怀里。
吴世勋跟其中一个店主要了个手提袋给他把东西都装起来,他便跟在吴世勋后面在袋子里掏来掏去。
“世勋世勋!”张艺兴叫他。
吴世勋回头,迎面就看着张艺兴垫脚伸手把什么东西戴在他头上来。
“哈哈哈哈,”张艺兴指了指自己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去的麋鹿发箍,“和我一样的!”
吴世勋失笑,抬手把他的发箍扶正一点,又拉着他往前走。
“好好看路,不要玩了。”



等到终于走到超市的时候街灯已经完全亮起来了,超市门前一棵高大的圣诞树修剪的整整齐齐,顶尖一颗星星闪闪发亮,超市进了门还看到一个很大的圣诞老人立体像拿着礼物笑眯眯地站着,立像做的生动精致,好多小朋友钻进拉起的隔离线站在旁边让妈妈给拍照。

吴世勋拉着频频回头的张艺兴径直去了食品区。



在食品区吴世勋又跟张艺兴拉扯了好一会儿,张艺兴要喝草莓酸奶,吴世勋竖了两根手指头,张艺兴垮着脸手上却迅速拿了五包扔进吴世勋推的购物车里,张艺兴要吃软糖,吴世勋摇头,他又自己偷偷摸摸藏了两袋,张艺兴不想吃没有味道的胡萝卜,吴世勋挑着个儿大的拿了三根,然后看他撅着嘴耷拉着眉眼在心里偷笑。

结账的时候张艺兴冲在前面火急火燎地把软糖和酸奶推到收银姐姐面前,偷瞄着后面的吴世勋微笑着毫无反应的样子心里暗暗得意,给了他一个胜利的眼神之后,伸手准备掏钱包。

“……”
“……”

摸了一手空,张艺兴唰地回头,对上吴世勋暗自发笑的神情。

吴世勋从容走过来,把购物车里的东西放上来,礼貌道:“不好意思,这个酸奶我们只要两包,软糖也只留一袋就好了,我们家哥哥牙齿不好,不让他多吃甜食。”
收银员了然地笑笑,按照吴世勋说的把商品都过了扫码器,接过吴世勋递过去的卡刷了钱,把东西都装了袋子递给他。
吴世勋拎着购物袋,牵着自家垂头丧气哥哥的手离开了超市。



一路上张艺兴都赌气没有跟他说话,一直到了家,进了玄关换了鞋,张艺兴气鼓鼓地往卧室走,却被吴世勋一下拉回来堵在了墙上。
吴世勋低头凑过去跟他交换了一个甜丝丝湿哒哒的吻,再抬头,自家哥哥的耳朵已经染上一层红晕。
“不气了不气了,”吴世勋凑在他耳朵边轻声哄道,“我错了嘛……再说你出门一向不带钱包这可不怪我哦。”
“哼。”张艺兴别着脸,“那你要怎么认错阿!”
“嗯……,”吴世勋故作认真地想了想,“晚饭胡萝卜炖排骨怎么样?”
“阿!”张艺兴推他一把,“你好烦!我要吃冰激凌!不然我不会原谅你的!”
吴世勋装作惊讶的样子,“咦?你今天不是已经吃了?”
“……”

最终这场「赌气」还是以张艺兴捂脸羞愧的自觉认输来收场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张艺兴又四肢缠着吴世勋求他唱首歌再睡。
“不行!”吴世勋把他的手塞进怀里,“你明天要起早去总公司那边的董事会,不能迟到的!”
“哎呀!不去了不去了!”张艺兴负气,拿过旁边的手机发了个短信然后举给吴世勋看,“喏!我跟爸爸说了我明天生病不去了!”
“明天生病?”吴世勋反问。
“嗯!”
吴世勋没忍住,嗤的一下笑出来,边笑边抖,搞得张艺兴一脸莫名其妙。
“哈哈哈哈哈哈明天生病!”
“……”张艺兴终于反应过来,满脸通红往他怀里钻。
“别笑了别笑了!”

两个人在床上嘻嘻哈哈打闹起来,手蹬脚踢中,张艺兴蓦地打中了吴世勋的某个部位。
“唔!”
吴世勋眼神发暗,捉住张艺兴那只作案的手。
“你如果这么不想睡觉,那我干脆来让你明天真的「生病」好了。”
这次张艺兴居然迅速反应过来了他说的意思,红着脸往被子里钻,又被对方眼疾手快地扯出来锁着手腕压在了身下。

“这次,可是你自找的了。”


……

夜还长,年轻人,就是要活力四射的好啊。



END




——————————————

圣诞快乐呀可爱们

评论(13)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