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嚯嚯霍霍

感谢关注丨杂食丨拖延癌晚期

小相思




秋初,天气尚未凉透,凌晨时分刚下过蒙蒙小雨,门前路边的冬青上沾了细碎的雨滴,泛着亮的绿色。

张艺兴如往常一样开了花店的门,挂出营业中的牌子,在院里撑开阳伞摆好茶几椅子,桌上放茶具与几罐花茶,院内花草悉心喷了水放在可以晒太阳的地方,惬意地坐在摇椅上像个退休老人一样闭目养神。

二楼的窗子唰地打开,探出一颗炸了毛的栗色脑袋,那人穿了件白背心,脸长得嫩,可肱二头肌却是发达的。

“兴兴哥!你又起这么早!”

张艺兴睁眼睛跟他打了招呼,“你又打游戏通宵了?”

“哈哈哈哈,没有!今天醒的早,听你来开店了就起来了。”

张艺兴冲他摆摆手,“收拾好了就下来吧,待会儿人可能就多了。”

上面的人应了声,脑袋便缩回去了。



大约是赶上这两天过节,张艺兴的花店开的位置又是人流较多的地方,加上老板和店里的另一个朝鲜族小哥哥都是极养眼的长相,花店的生意是极好的,平日里就很是热闹,节假日更是客流不绝。

只是来买花的姑娘大多是和同伴一起过来,买花为次,却是一进门就偷偷议论店里两个忙碌的男人,帅又单身,聊着聊着都开始抢自己要嫁哪个才好。

张艺兴对这个也是知道一些的,边伯贤也问过他有没有中意的,他只微微一笑,“没有的,我中意的人不在这里。”

边伯贤探究过几次,却也没有详细的情报,只知道了他有一个大学时候的恋人,毕业就分开了,到现在分开有一年多,那人过得忙碌,他看着也踏实着。

“诶对了你们知道那个谁要在我们这里开演唱会了吗?”

“谁?阿!那个吴世勋对吗!对对对,我记得他是说要在全国巡演来着,没想到这么快居然就到我们这里了呀,你对他感兴趣?”

……

张艺兴扎着花束,蓦地一顿。

是啊,最近忙的多,就把这事给忘了。




当日关了店门的时候,张艺兴一边收拾花束一边状似不经意地问边伯贤:“你知道吴世勋吗?”

边伯贤头也没抬:“知道阿!出道刚一年就大红大紫,长得好看又能唱会跳,小姑娘们都喜欢这样的。”

张艺兴低头笑笑:“下周有场演唱会,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阿?”边伯贤抬起头来,“你喜欢这样的?”

张艺兴想了想,点了点头:“算是吧。”



当红歌手吴世勋在这个小城市的演唱会也是吸引了许多迷妹过来的,还好这个地方有足够大的场地,也有足够健全的安保,但是有些粉丝也不是太明白他为什么要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城市开演唱会。

新粉一头雾水觉得奇怪,老粉也仅仅知道他之前在这里上过学,并且组建过一个乐队而已。

但是疑惑归疑惑,粉丝热情不减,还是会充满激情地过来的。



边伯贤是住在花店里的,他是大四学园艺的学生,不想去实习,就在这边找个兼职做,反正张艺兴给他提供住宿,还有电脑可以玩,也乐得清闲。

张艺兴住在花店后面的一座公寓里,他平时都会经常回家睡,但是偶尔也会想要在花店留下来,比如有时候觉得心里有事情想要找个树洞了,他觉得边伯贤虽然吵闹了些,毕竟是个青少年,但是说说话什么的,还是可以信任的。

边伯贤盘着腿对着电脑打游戏,张艺兴在后面搂着抱枕玩手机。

“你相信那种冷落时隔一年还会复合的感情吗?”

“啥?”

边伯贤听张艺兴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回头看了他一眼,“那要看两个人之前是不是真感情了吧。”

张艺兴想了想,“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行啊。”

“有两个男生……”

“哎等下大哥,”边伯贤啪地一下丢了鼠标飞身上床,“开头就这么劲爆?你认真的?”

“……嗯。”

“好的你继续。”边伯贤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了下来。

“…有两个男生,他们从初中时候就认识了,因为对音乐的喜欢,两个人关系一直非常要好,后来一起考了艺术高中,还是一直在一起,就像很普通的铁哥们一样,一直到了毕业,两个人非常不意外地又考了同一所大学,这个时候,一方突然对另一方表白了,被表白的这个人想了一晚上,没有睡觉,第二天决定答应他,后来他们就在一起了,一直在一起有三年。”

张艺兴顿了顿,“然后,他们在这么多年里,第一次因为音乐产生了分歧。”

“他们在这恋爱期间有组建过一个乐队,表白的那个是主唱,被表白的那个是鼓手,乐队在学校里很活跃,在当地各种商演场合也是很醒目,偶尔也会心血来潮去街头表演,总之很开心。但是大四的时候,他们要开始思考毕业之后的打算,表白的那一方想要继续唱歌,做歌手,被表白的这一方却想要把音乐作为副业,他说他想开花店,就在这个有着他们两个所有记忆的城市,然后音乐作为副业,他可以为对方作曲作词,可是不能跟他走,两个人大吵了一架,决定分手,之后……之后就是做歌手的大红大紫,开花店的,就开了花店,再也没去搞过音乐。”

边伯贤沉默了一下,“……然后开花店的这个还找了个大四的学生来店里帮忙?”

张艺兴看着他,“嗯。”

“…………那个人,不会是”边伯贤犹豫了一下,“吴世勋吧??”

“是。”

张艺兴承认的干脆,边伯贤也就不再废话,自家老板愿意对他说些什么,他还是很乐意帮忙解疑答惑的。

于是他接着问:“你这次要去他的演唱会是去找他和好的么?”

张艺兴摇了摇头,等了一下又点了点头,呼出一口气。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想着顺其自然吧,可是心底里还是希望可以如之前似的在一起的,但是他拼搏的劲头太大,心也太大了,我怕我是留不住他。”

边伯贤点点头:“如此的话,你应该和他见上一面。”

张艺兴道:“去听他的演唱会,这不就是见面了么。”




吴歌手的演唱会声势浩大,他最近染了头发,金色的发丝柔顺,不经意间撩发的动作就引起一片尖叫,有粉丝问他漂发痛不痛,他答是痛的,可是非要痛了才会让自己记住以后不再随便染发了,粉丝当他是在开玩笑,又感慨自家偶像耿直的可爱。

演唱会后台的时候,吴世勋一边化妆一边扒拉手机,他眉眼生的精致,低头安静在那里也是一道风景了,助理看他好像有心事,就过去问了问。

“唔,没事,”吴世勋下意识捂了一下手机,“还有多久开始?”

助理看了看时间:“41分钟。”

“阿,”吴世勋站起身,“我去下洗手间。”


不知道这一年过去手机里存的那个号码还有没有人在用。

吴世勋靠在洗手间的镜子旁点了一支烟。

烟雾缭绕间他看见自己的手机显示「信息发送成功」。

爱怎样怎样吧,他若是看到了来不来就是他的事了,若是看不到了那也就怪缘分该至此。

不行。

吴世勋狠狠吸了一口烟,咽下去,喉咙一阵辣。

不行,他要是看到了却不来的话,那自己就去找他,找出来问问他问清楚才可以。




「来看我的演唱会吧。」

张艺兴入场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一下震动,但是人群有点拥挤,他也就没管,后来就忘记了这回事。

边伯贤今天好巧不巧有个课题要回学校做,放了他的鸽子,他在心里骂了他半晌才觉得解气。

吴世勋出场的时候,张艺兴觉得这人好像有点陌生了,可是又是那么熟悉的一个人,闭上眼睛甚至还可以想起和他接吻时候的心动感以及唇上的触感。

演唱会热烈而精彩,尾声时候,吴世勋换了件白色T恤,抱着一把吉他出来了。

“今天的大家玩的是不是很开心?”

女孩子们立刻扯着嗓子回答他:

“开心——!!!!”

“那结尾时候就让我做一件一直以来很想做的事情吧。”他调了调吉他,“这首歌,是大学时候一个人写给我的。”

艺兴的心蓦地用力跳了一下。

“毕业之后他一直在这个城市,但是今天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来,可是不管他有没有来,我都想徒劳地说一句,你回来吧,我想你了。”

现场一片轰动,吴世勋试了个音,吉他声便与轻柔的嗓音一起响了起来。



张艺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场馆的,出来的时候外面又在下小雨,他没有带伞,幸好穿的是连帽卫衣,扣上了帽子便沿着街边往回走去。

天是有点凉的,可他心里一直回想着那首曲子和吴世勋在最后说的那些话。

“我为当初自己的行为道歉,我希望你可以回来,你说要做我的作曲人的,我可是一直都记得,别的你愿意做什么就做去吧,我只想你回来。”




张艺兴走了许久,也想了许久,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店门口了,门上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他的身上湿淋淋的。

这个时候才突然想起来手机之前好像有收到消息,匆忙进了店门掏出手机,便看到了一个没有备注的手机号码发来的短信。

「来看我的演唱会吧。」

张艺兴的心一下子就酸了下去,他拿起手机,回拨了这个号码。




演唱会结束之后,吴世勋一下子放松下来,可是过一阵子又没来由地紧张起来,经纪人过来问他最后那段编排为什么不告诉他,他也没空理,握着手机一直到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吴世勋立刻就开了口:“艺兴,是我。”

那边没有声音,只有轻轻的呼吸声。

吴世勋觉得奇怪,看了一眼手机,电话确实是接通的,又放回耳边。

“喂?艺兴?我是世勋。”

张艺兴的鼻子开始发酸,他咬了下嘴唇,轻声道:“吴世勋,我好想你。”

那边的人似乎是愣了一下,随后开心地轻笑了一声,又压低声音,温柔地回他:

“真巧,我也是。”



end


评论(10)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