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嚯嚯霍霍

感谢关注丨杂食丨拖延癌晚期

“俘获”高冷学长

初秋,该吃肉了。

张艺兴趴在床上打游戏,下巴垫在枕头上,身体跟着游戏角色一起动。

“哎哎哎回来回来,别别别!别过去!怎么又死了!!”

手机里传出女声的“defeat”,张艺兴懊恼地翻个身,手机丢在枕头边,哼哼唧唧,刚高中毕业的小朋友,因为新鲜又图好看留长了头发,自然卷的一头像栗色的柔软羊毛,小朋友喜欢玩自己的羊毛,手指尖尖勾着头发绕,绕完一圈又呆呆的扯一下,扯痛了自己皱眉“哎哟喂”一声,脚趾头蜷缩起来,眸子上染一层水光。

然后就楞楞地想到了暑假认识的学长。

是在新生群里认识的,大三的学长,学长一开始冷冷淡淡的,在群里也不怎么说话,就学弟学妹求助入学问题的时候会冒个泡出来解释一下,冷淡又热心,真是冲突满满的属性,张艺兴对他好奇,用需要学长帮助的直系小学弟的名号加了他,又跑去他相册看照片,结果一通翻下来一张正脸都没有,不是景色就是高糊的夜晚自拍,糊到找不到鼻子眼睛,还看个屁的脸。

张艺兴当时心里想,原来是个搞艺术的学长,说不准是个胡子拉碴长发油腻的一米六,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再低头刷新一下突然看到学长更新了一张照片,照片里剑眉星目,配字:“在看你。”

张艺兴对这双眼睛怦然心动,存下来方便自己每晚一吸。顺便跑去其他学长学姐那边旁敲侧击他的其他信息。

“吴世勋?哇那长相简直了,简直就是肤白貌美高岭之花的最佳代表,身高不到一米九,黄蜂腰大长腿,美人美人……”

学姐说着,发过来一张照片。

大概是运动会的时候别人拍的吧,被张艺兴想象成蓬头垢面的吴世勋学长在照片里穿着篮球服,一只手撑着腰一只手握着水瓶在看旁边一侧的球场,距离不算近,但是长腿傲人,蜂腰看不出,但是这脸简直一绝。

张艺兴咽了一口口水,这是第一次见到剪个寸头都这么好看的男生。

他放下手机,照了照镜子,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握了握拳头暗暗下决心,这个暑假一定要拿下他!

想到这里,张艺兴在床上滚了一下,又是一声哀嚎。

是的,暑假结束了,还是没能攻略下吴世勋。

张艺兴一开始就想着找点什么话题可以跟他多聊天,结果聊了几句之后张艺兴就发现了这个学长不是在群里不爱说话,他好像就是个语言障碍患者???

张艺兴:学长学长!

吴世勋:嗯。

张艺兴:你打游戏吗?

吴世勋:打。

张艺兴:哇那我们可以开黑诶!求带飞!

吴世勋:好。

……………………然后两个人就打了一个暑假的游戏。

张艺兴感觉很懊恼,明天就开学了,他和学长还是停留在每天约着打打游戏的巨轮关系,张艺兴本质话痨,每天跟吴世勋叭叭叭说个没完,吴世勋虽然也做出回应了可是也就只是平平淡淡的回应,一句话不超过十个字,主动的问话也不是没有,大多就是问问吃饭了没有,打完游戏互道晚安这样子。张艺兴觉得不公平,一个暑假下来,他的老底都快要跟吴世勋交代清楚了,他连吴世勋家里有几个人好像都不知道。

简直惨绝了。

张艺兴一边皱着眉头数列着学长的「罪行」,一边百无聊赖刷新手机,然后学长的头像旁边就刷出一个消息气泡。

吴世勋:明天有人接你吗?

张艺兴:诶?没有……

吴世勋:把你的到站时间发给我吧。

张艺兴:阿???

吴世勋:我明天没课。

张艺兴:你要来接我!????

吴世勋:嗯。

张艺兴:好!!!!!

张艺兴飞速打出最后一个感叹号,瞪着眼睛看了一遍聊天记录,又看了一遍,确认确实是学长跟他说的之后,几乎热泪盈眶跪在床上。

吴世勋开窍了吗!!!他终于开窍了吗!!!!!

张艺兴此刻化身戏精本人,抱住自己拍拍后背:“艺兴!你成功了!!”


张艺兴第一次觉得高速列车也是这么慢的。两个小时的车程,感觉好像走了有一个光年那么远的距离,路边的荒地野景本来就无味,他却反而没有困,盯着车窗外精神振奋了一路,以至于到站的时候猛地反应过来眼睛瞪了许久已经开始发酸,眼眶一热居然蓄了一层水光。

拖着行李箱一下车,张艺兴就看到了吴世勋。也并不是说像偶像剧男主一样熠熠生辉光彩夺目的,而是这个人真的太好看也太高了,穿件浅色外套站在地下通道的入口处真的就一眼看到他。

吴世勋当时在低头看手机,另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张艺兴站定了深吸一口气斟酌着怎样打招呼会比较好,结果一口气还没呼出来,他就抬头看过来了。

真的太好看了吧这个人,眉眼弯弯的美人样貌,没人喜欢的话才是违背自然规律阿。

张艺兴还在发愣,吴世勋就笑着走过来了,顺手接过他手里的行李,另一只手抬起来揉了揉他的卷羊毛。

“累吗?走吧。”

声音是有点奶音的,不像是学长倒像是学弟了,是好听的。

张艺兴条件反射缩了缩脖子,摇了摇头:“还还好!没有很累!反正也不是很远。”

结果一边说一边走着,眼眶里噗的掉出一颗泪珠来。

“诶??”

吴世勋也愣了,捏了捏他的脸颊:“怎么了?有人欺负你?”

张艺兴的耳朵刷的一下就红了:“不不不不是!我眼睛有点酸而已……”

说出来真是没什么底气,张艺兴挠了挠后脑勺,吴世勋那边又抿着嘴巴笑起来,“眼睛都红了,怎么这么可爱阿。”

张艺兴这入学第一天过的可以说是相当迷幻了。学长接了他又帮他找了宿舍给他铺了床还带他看了学校买了东西现在又要带他去吃饭。

可以说是飘飘然了。

张艺兴吃饭的时候一直忍不住瞟他两眼,后来被他发现了,就勇敢地瞪回去,鼓起了勇气,挺起胸脯放下筷子。

“学长,我想问你个问题!”

吴世勋也放下筷子,笑着看他:“问吧。”

“你!你是!你是不是也喜欢我!”

此言一出,张艺兴的脖子都快红透了。

吴世勋愣了一下:“是阿。”

这下轮到张艺兴愣了,他没有想到吴世勋会承认的这么干脆,想了想,他又问:“那你可以和我在一起吗?”

吴世勋皱了皱眉头,伸手过来摸了摸他的额头,看着他的眼睛好像在确认是不是在开玩笑。

“你,”吴世勋歪了歪头,噗嗤一下又笑了,“说什么呢,我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哇,秋天,是什么花开了呢?


————————————

吴世勋学长,除了高岭之花的称号之外,最近又获得了一个腹黑男的称号。

作为一个学生处办公室帮忙老师核对新生资料的学生干部,他是可以分分钟掌握所有新生的证件照的,暑假燥热,办公室的空调不巧又坏了,核对信息的时候脑门都要沁出一层细细的汗,核对信息的过程又有点无聊,下意识的就开始注意这一届新生的长相,只记得翻了许多平平无奇的资料之后,有一个学弟突然就入了他的眼。

可以了,肤白貌美就说他了吧,拍个证件照还不老实非要抿酒窝,长相乖乖男孩子,头毛修剪的干干净净的,眼角下垂好像没睡醒,一脸无辜不知道在骗谁。

吴世勋就多留意了两眼这个学弟的资料,记住名字又看到专业刚好和自己一样。突然想到自己有被舍友拉进新生群,觉得世界上大概真的会有那么巧的事情吧,打开群成员搜了一下还真的就出现一个叫张艺兴的直系学弟。

高冷学长不可以随随便便加小学弟吧,吴世勋就觉得对这种新鲜感很重的小朋友就要留点神秘感,时不时冒个泡然后突然消失就是最好的选择了。最后果然小朋友上钩了,还小心翼翼地跟自己说话,无心逗他,却觉得他可爱,喜欢看他絮絮叨叨话多还有时候哼哼唧唧抱怨身边的事情,都觉得这是小朋友一样的可爱家伙。

小朋友对他的小心思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发觉的时候他的心情也是喜滋滋来着,又想看他还能憋到什么时候,等他告白就一下子等到了开学。

最后张艺兴在饭桌上问他的时候,吴世勋暗自叹气这位同学也太迟钝了一点吧,张艺兴的相册也是没有他本人照片的呀,他以为自己是怎么一下认出他的,靠心脏发电感应也不能这么准确吧。

但是总归故事有一个虽然蠢可是又很让人满足的结局。

吴世勋捏着小学弟的脸蛋,觉得自己真是赚大了。

END



评论(17)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