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嚯嚯霍霍

感谢关注丨想写什么写什么丨我开心就好

百无禁忌 【异能梗/病娇鹅后期黑化】

THREE.
/


那个女孩子失踪了。

在雷雨夜的几天后,莫名其妙失踪了,人影都找不到,学校领导头痛欲裂,想来想去查来查去什么都查不到,家长更是备受打击,甚至不知道人是怎么丢的,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两边毫无头绪,警方也查不出所以然,眼看着又是一起悬案,要一直悬在这里了。


朴灿烈跟都暻秀说起的时候,都暻秀正在厨房忙活说要给他包饺子吃,从冰箱里拿出肉馅解冻,听他这么说,在厨房里操刀砰砰砰剁着馅料,问的话带着莫名其妙的火星子味道。

“你很在意?”

“那倒没有阿。”朴灿烈挠挠脖子,“只是总觉得很费解,这个学校以前也这么多事的吗?我以前没听说过阿。”

“我也没听说过,”都暻秀把肉馅用冷水冲着解冻,不紧不慢地回话,“但是这个世界本来就很莫名其妙阿,明明都有异能,却是不公平的分配,弱肉强食,总有捕捉猎物的时刻出现。”

朴灿烈听的一头雾水,“阿?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都暻秀笑了笑,“你喜欢吃咸一点吗?”





当一直藏在暗处涌动的情愫被剖开,放血又被给予治疗,不得不结出黑红色的痂,疼痛感麻木之后就再无感觉,就算割破动脉也只是默默等待它结痂,直至血干人枯,万劫不复。

苍白的少年,暗潮汹涌的夜空,空无一人的山丘,少年身上的学校制服被吹起衣角,裤腿磨旧却干净整洁,他的眸子漆黑仿佛深不见底的黑洞,瞳孔倒映着天空的一轮残月,月亮的光辉温柔清冷落在眸中,少年眉心有某种图腾的暗纹在波动,他安静地站着,周身被镀一圈深色光圈,双手宛如什么神圣仪式一般缓缓向上,面前的大地震动开来,土壤裂开,分崩离析。

朴灿烈半夜觉得枕边人的不对劲,偷偷跟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不可置信。

这四个字充斥在脑海。

看着眼前发生的景象,朴灿烈心头的奇怪情绪一波又一波地涌上来。

不对劲。

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他好像是都暻秀,可是好像又不是都暻秀。

脸是,身子是,不知道思想是不是,操控异能的能力也不像是。

头发是最近刚刚剪的清爽短发,身上的针织背心和校服衬衫是昨天一起洗的,制服裤子有点短了,袜子的长度刚好不会露出脚踝,还是那个谨慎无比的他,脚上的鞋子,是他帮忙系好的鞋带。

朴灿烈脑中混沌一片地想着,却听到都暻秀轻轻喊了他一声。

“灿烈?”

也不是隔了万水千山的那种感觉,就是在喧哗浮躁的环境中猛地就听到了这一声明明音量不大的呼唤。

朴灿烈望过去,他的少年正带着好奇的表情慢慢走过来。

“灿烈?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

“我知道了!”都暻秀忽然莫名兴奋起来,“你一定是怕我有什么危险,所以偷偷跟出来保护我的,对不对?”

朴灿烈倒是愣住了。

都暻秀上来紧紧拥住了他,闭上眼睛都是幸福洋溢的样子,“我知道,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你看到没有?我变得厉害了!”

都暻秀捏着拳头,满怀希冀,“我就是突然感觉到异能值的增强,就想着出来试试看,结果真的变强了!”

他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脸陶醉:“这样,我就可以心安理得地待在你身边了,我就可以赶走欺负我的人,还有跟你过不去的人,我要把你身边的人赶走,只有我才配待在你身边。”

朴灿烈的瞳孔骤然一缩,终于开口:“……暻秀,你是不是想的太严重了?你就算不这样,也是可以好好和我在一起的阿。”

“那不一样!”都暻秀有点神经质地发着抖,“他们……他们接近你,他们想要抢走你!他们、都…都该死!”

朴灿烈的眸光终于暗下来:“暻秀?之前的……都是你做的吗?”

“什么?”都暻秀猛地看过来。

“那个死掉的男生,那个失踪的女生,”朴灿烈努力让自己注视着都暻秀的眼睛,声音却是抑制不住的颤抖。

“是你吗?暻秀?回答我。”

都暻秀愣着,眨了眨眼睛,夜色中显得红艳的舌尖舔舔嘴角,绽开了笑容:“是呀,是呀灿烈。”

都暻秀俏皮地眨着眼睛:“你好聪明,就是我啦。”

“想问我为什么吗?没有为什么,靠近你的人,都得死。”

都暻秀伸出右手,轻轻抬起,瞬间就克服了重力,整个人漂起来,在半空中也继续对着朴灿烈笑,眉心的暗纹终于全部浮现出来,黑色的图腾流着血色的光,他对朴灿烈飞了一个吻,问道:

“你猜,我今天要杀的,是谁呀。”









朴灿烈几乎是疯了一样燃起白金的火焰,眉心的金色流纹全部显露出来,背后幻化出耀眼的巨大翅膀,他追上去,想要捉住都暻秀,但是都暻秀一次次利用重力轻松将他隔绝开去,朴灿烈追不上他,只得迅速飞向这城市的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是金钟仁家的方向。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