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嚯嚯霍霍

感谢关注丨杂食丨拖延癌晚期

百无禁忌 【异能梗/病娇鹅后期黑化】

TWO.
/

夜色温凉。

旧色小公寓里传出难忍的呻 吟。

发色乌黑皮肤苍白的男孩子蜷缩在床上,额头一层细密的汗,表情格外痛苦,身体周遭被一段段暗色波纹划出轮廓。

在模糊不清的记忆断层里,有神情冷漠的父亲,下跪求饶的母亲,男人转身离开的背影,母亲弥留之际眼角划下的泪珠,苍白如纸的嘴唇,镜子里陌生的自己,故意发难的男生脖颈被折断时惊恐不解的眼神,最后有一个桃花眼愈发清晰的笑脸。

这是他自己的身体,却又不是他熟悉的身体,杀人的快感从未如此明了过,得到的满足感是这辈子都没有体会过的,他不是他,可明明是他。

脑海中父亲的面庞扭曲起来,嘲笑他的那些同班同学的身体仿佛五马分尸一般瞬间血肉模糊,故意在他肩上打翻餐盘的那个男生的脸啪的一下碎开如镜面。

心口痛如刀绞,少年双眼紧闭死死抓着被角。

如果可以,谁不想重活一次呢。





异能学院死人了。

这个消息一下子炸开来,从未出现过这样情况的学校此刻人心惶惶。

死掉的,正是那个刁难都暻秀的男生。

都暻秀理所当然地被传唤到了教导处。

“我不知道。”

都暻秀只能够面色沉静说出这几个字,牙关不知道是否在发抖,双手握成拳放在腿上,坐的端正。

“有人看到之前他在餐厅刁难你和朴灿烈,”教导处主任敲着桌面,“不是你,难道是朴灿烈?”

苍白少年并不多语,倒是愈发冷静:“您可以检测我的异能指数,这所学校谁不知道我是个废物?我能做到什么?传说中的怪力在哪里?平日也就只能掰断两根筷子而已吧。”

教导主任皱着眉头,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

“死者被人活生生扭断脖子,可是身上完全没有其他打斗痕迹,可见是一招毙命,您知道,我也知道,我办不到的。”




“后来呢?!”

朴灿烈急急地询问都暻秀,对方却没有半点紧张的意思,还在慢条斯理咬着吸管喝朴灿烈带过来的牛奶。

“后来没有证据,就让我离开了。”

朴灿烈舒一口气,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怎么,”都暻秀望向他,“你好像觉得我这么没用还挺好的?”

“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朴灿烈连忙摇头摆手,“我只是单纯觉得,你没事就好阿。”

都暻秀面皮动了动,似乎有点隐忍的笑意。

朴灿烈眼尖地发现,得寸进尺地惊叫起来:“你是对我笑了吗!是吗!!是不是!!!你可以再一次吗!”

都暻秀看也不看他:“没有,你看错了。”



藏匿在黑暗中的少年闭着眼睛,却面带笑意。

下次,不留痕迹的话,就不会被发现了吧?




雷雨天。

放学放的早,异能课结束之后朴灿烈第一时间冲到都暻秀身边询问他的去向。

“回家。”

“我我我陪你回去吧!”

都暻秀看了他一眼,“你的住处不是在反方向?”

“没事的,”朴灿烈不以为意地摆摆手,又神神秘秘一笑,“我可以叫阿仁来接我。”

都暻秀面色凝滞了一下,有点古怪地“哦”了一声,就低头收拾自己的东西了。

同班女生嬉笑着从身边走过,好巧不巧地被椅子绊了一下,“哎呀”一声,身子一歪,跌在朴灿烈身上。

朴灿烈吓一跳,下意识扶了她一下。

女生的脸唰地红起来,不太好意思地道了谢,急匆匆走开了。

都暻秀默默看了她一眼,背好包,扭头问朴灿烈:“我们怎么走?”

朴灿烈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把伞,笑颜如春日:“走回去呀!”



纵使是许多年之后,物是人非也好,世事多变也罢,都暻秀这辈子都忘不了的还是那一天朴灿烈在雨中落下的那个轻吻,湿了半边的肩膀,因为身高差而倾斜过多的雨伞,头顶闷声的滚雷,伞下拥有自己世界的两个人。

都暻秀发着楞,不明白朴灿烈为什么突然亲过来,唇角还有刚刚软绵绵的触感,他只觉得不真实。

朴灿烈的眼神四下飘忽着,咬了咬嘴唇还是决定坦白。

“喜欢你了。”

朴灿烈的眼神真挚,嗓音从没这样温柔过。

“因为你的独特,所以喜欢你了,不想跟你做朋友,想跟你做 爱。”

这话赤色露骨,都暻秀恍惚了半晌,忽然就笑了,对着朴灿烈露出相识这么久以来第一个灿烂的笑容。

“想跟我做 爱吗?”都暻秀幽深的黑眸暗不见底,唇边却挂着掩饰不住的得意笑意,“好啊,我跟你回家。”


汹涌而热烈。

朴灿烈发誓这是他经历过的第一次也是最沉沦的一场性 事了。

身下的人叫的肆意而放 荡,他仰起的头,暴出青筋的白皙脖颈,无一不鼓动着他动作地更加卖力,窗外雷声大作,屋内并未开灯,但是借由闪电的光还是看到都暻秀颈侧淌下的汗珠,紧扣的十指甚至要将对方的肉掐出血,而早已被对方咬破的嘴唇此刻有渗出的血丝在策划结痂。

高 潮时候都暻秀毫不客气一口咬在朴灿烈肩头,朴灿烈低声哼叫出来,尽数射 在爱人的体内。

两人瘫软在床,朴灿烈的心怦怦直跳,粗声呼吸着还要笑起来,“怎么会这样。”

“我们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都暻秀偏头过来,眼中闪着莫名兴奋的光,声音带上一丝颤抖:“因为你说,你喜欢我,你说想跟我做 爱。”

朴灿烈轻笑一声,翻身面对着他。

“那你呢?你是因为什么才愿意跟我做?”

都暻秀眼神亮亮地盯着他看了几秒,缓缓笑开。

“因为我爱你阿,我爱你,比你爱我要多的多的多的多。”

“听见了吗?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你们  不喜欢我的病娇吗(*꒦ິ⌓꒦ີ)】

评论(20)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