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嚯嚯霍霍

感谢关注丨想写什么写什么丨我开心就好

百无禁忌 【异能梗/病娇鹅后期黑化】

ONE.
/

朴灿烈能结识都暻秀确实是个意外。

那时候他刚来这所异能学院,是带着操控火的能力进来的可以说是很有地位的一名新同学,班上一群乱七八糟会变各种动物的普通异能同学围上来七嘴八舌问他是哪里人阿能不能给大家展示一下异能阿会不会飞阿怕不怕水阿这样一类的废物问题,他被挤在中间,可以说是烦躁得要命,摸着头不想回话,推开桌子就要走出去。

“哎呀你别是个假的火能力操控者吧。”

听见有人阴阳怪气这么说了。

“啧啧啧,人家高一等级的异能者不是总会这样不屑跟我们交流嘛,你看隔壁班那个会瞬间移动的金钟仁不就是,可是不爱搭理人了……”

朴灿烈不想理他们的废话,径直推门往外走,咣当一下,推开的门板撞到了人。

朴灿烈闭着眼睛皱了皱眉,心里已经预想到不友善的同班同学要怎么怪声怪气了,睁开眼睛却没有意想中的咄咄逼人,只看到一个个子不高的男孩子站在门边捂着鼻子,与此同时身后的教室里炸起一片绝非善意的笑声。

“哎哟快看看是哪个废物撞上人家新同学了呀!”

朴灿烈对这刺耳的声音充耳不闻,只皱眉看着面前低头捂着鼻子的男孩,伸手碰了下他的胳膊,“喂,你还好吗?”

男孩轻轻躲开他的触碰,点了点头,声音淡薄如水,“嗯,没事。”

说着话的功夫,朴灿烈就看见他的指缝间淌出血来。

“抱歉阿,不然带你去校医室吧。”

朴灿烈说了陈述句,伸手拉男孩子的手臂。

“我都说没事了。”

男孩子声音骤然提高,挣开了他的手,朴灿烈也刚好看清了手中刚刚捏的那一段细腻手臂是泛着苍白的颜色的。

朴灿烈有点尴尬,手停在半空,但也没再说什么,虚空中的手握成拳缓缓落下,“那好吧。”

走出教室的时候还是听到身后传来哄笑与窃窃私语。

阿搞什么阿。

朴灿烈很是烦躁地抓抓头发,毅然决然翘了课。


异能学院里面的学生大部分都是异能者,只有少部分贵族子弟的普通人在里面接受着普通人的课程,异能者一般以动物植物化形异能者为主,少量控制自然力的,譬如朴灿烈这样的火操控者,还有非常稀有的异能者,譬如那些同班同学提到的瞬移者金钟仁。

朴灿烈这个时候就跑去跟金钟仁厮混了。

也并不是稀有异能者就要抱团,而且因为金钟仁明明就是他的发小。

“我就很不懂阿你们这个破学校怎么这个样子了?”朴灿烈叼着烟头坐在栏杆上,愤愤,“你高冷吗?你不是一直很蠢二吗?他们眼睛是瞎的??”

毫无意外头上挨了金钟仁一记暴栗。

金钟仁闭着眼睛不理他,慢悠悠把手上夹的烟吸到只剩屁股才开口,“就说了不要离他们太近你照做就是了,跟他们讲不来道理,只会巴结巴结人的家伙有什么交朋友的必要吗?”

驴唇不对马嘴的回答也得到了朴灿烈重重的点头认可,朴灿烈咬着烟屁股想了想,忽然拍拍金钟仁的大腿,“我们班有一个个子不高白白的头圆圆的……”

“你说都暻秀?”金钟仁斜眼睨他,“他不像那些人,但是他人蛮奇怪的。”

朴灿烈点点头:“他是异能者吗?我总觉得班里的同学都很针对他似的。”

“据说是,”金钟仁把烟屁股扔在地上碾灭,又朝着朴灿烈伸手,“再给我一支。”

“靠,”朴灿烈翻白眼,但还是从衣袋掏出半包烟拍在他手上,“那他是什么异能?”

金钟仁凑过来就着朴灿烈叼着的烟屁股的火星点了烟,“阿,说是拥有能够开裂大地的怪力吧,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性格问题,或者也有可能是别的原因,本来这也是很稀有的异能,可是他不能够完全发挥出来,甚至有时候会失灵,所以学校好多人都蛮看不起他的,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也不怎么说话,其实这种人在这样的学校里很可怜的吧。”

朴灿烈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朴灿烈第二天就主动去拦都暻秀了。

都暻秀抬头看着他,皮肤在幽暗的巷子里显得十分苍白。

“有事吗?”

朴灿烈抱着胳膊靠在墙上,“交个朋友吧。”

都暻秀没什么情绪地就要离开,“我不需要朋友。”

朴灿烈起身啪的一下胳膊就横在他面前,歪歪头,挑起嘴角笑了笑,“我需要。”

之后,都暻秀也曾坦言自己默许朴灿烈的接近多半也是因为那个笑容的。

被都暻秀冷漠对待的第八天。

朴灿烈锲而不舍地端着饭跟在都暻秀身后找座位坐了下来。

都暻秀实在吃不下,放下筷子抬头看他,幽黑的瞳仁没什么情绪。

“你为什么非要跟着我?班里那么多人,还有你本来就认识的金钟仁,你为什么偏偏跟着我。”

朴灿烈耸了耸肩:“班里那些人我都不喜欢,金钟仁天天自己泡妹我也不想找他,就剩下你了阿。”

“跟我做朋友没有什么好处。”

“无所谓啦,”朴灿烈挤挤眼睛,“我觉得好就好了。”

都暻秀拿起筷子的手一滞,没说什么,脸上还是万年不变的冷漠神情,夹了一筷子菜慢慢咀嚼完毕,抬头认真地对朴灿烈又重复了一遍:“跟我做朋友,没有什么好处。”

朴灿烈耸耸肩,当他这就是常年孤单的后遗症了,刚要回他一句,就见他身子一斜,后面一个男生半真半假地“哎呀”一声,狠狠撞了他一下,手里的餐盘哗地扣在他肩膀上。

朴灿烈“嚯”地站起来。

撞了人的那人站直了身子就伸手搡了都暻秀一下。

“吃个饭坐这么靠边?想绊死我吗!”

都暻秀抬头看他一眼,不准备理他,拿了纸巾擦身上的污物,朴灿烈伸手就把他扯过去,有些不可思议,冲着这边的男生喊,“你自己撞了人洒了他一身脏东西不道歉就算了,在这里乱说什么鬼话?”

都暻秀被他扯的一个踉跄,一个惯性撞在他身上,朴灿烈的手立刻环在他肩上,是下意识的维护动作。

那人啧啧两声,嘲笑意味格外明显:“怂包也有被人护着的一天吗?小看了哦。”

朴灿烈冷着脸,指尖的浅金色火焰燃起苗头,眉心金色流光隐隐透出纹路来,声音低沉下去又清晰非常:“想打架是吗。”

都暻秀愣了一下,眸中涌起意味不明的暗波,他拉了拉朴灿烈的手臂,轻声道:“没事,回去吧。”

那个男生在看到朴灿烈手上的火焰时就猛然意识到他就是新转来的稀有异能者,作为一个普通的植物化形异能者,他就已经有些没底气,都暻秀这句话显然是在给他台阶下,他咬了咬牙,故作凶狠地对着朴灿烈撂下一句“走着瞧”,就转身急匆匆地离开去了。

几个围观看热闹的人也就散开了。

朴灿烈阴沉着脸不说话,都暻秀面无波动坐下去准备继续吃饭。

“你为什么不反抗。”

都暻秀神色如常:“反抗有用的话,你就不会看到今天这样的情况了。”

“你不是稀有异能操控者吗?”

“我是个杂种。”

都暻秀抬眼望着朴灿烈,字句清晰:“我是个杂种,所以我的能力并不稳定,你没听说过吗?我的父母,一个是高级异能者,一个是卑劣的普通人,所以,我是个笑话。”

朴灿烈蓦地愣住。

都暻秀看了他半晌,又低下头去,“也对,你要是听说了,怎么会来找我做朋友。”

朴灿烈许久才结结巴巴开口:“这、这跟这个没关系。”

“那怎么?如果你是为了满足你的同情心或者保护欲,还是算了吧。”

“我……”

“我吃好了,先走了。”



“好吧我承认最初是因为好奇并且觉得他有点可怜我才想去跟他做朋友的,但是我现在有种奇怪的感觉阿靠怎么回事了这是。”

朴灿烈揉着头发,烟头的火星子甩的到处飞。

金钟仁无语,“什么奇怪的感觉?”

朴灿烈拧着眉毛:“我也不知道!我好像还蛮喜欢他这个样子的!”

“……哪个样子?”

“就,就他一脸冷漠对我吧啦吧啦说一堆废话还丢下我自己走掉的样子,还有拒绝我跟着他的样子!”

“抖M。”

金钟仁做出总结。








【从5月11号就开始写  拖了一个月的病娇鹅终于写出一部分了  鼓掌!】

评论(15)

热度(62)